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娇弱宝儿才不要怀啊(快穿强制aiH) > 兔子

兔子

兔子

        临近年节,玄天宗内颇有几分躁动。虽远离人间热闹,宗内来自五湖四海的弟子们值此时节,也少不得庆贺一番。于红尘愉礼中悟dao,掌门长老也都乐见其成,这庆礼便也年年热热闹闹办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年不同以往,数百年不见仙迹的师祖一朝出关,宗门内自然更要兴兴盛盛。且距离师祖前番出关lou面,已过去月余,此次庆礼,若能请得肃冷千年的师祖他老人家大驾临峰来开怀开怀,便是天大的恩典了,他们那年岁尚幼的小师尊想必更是爱这样的热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华阳峰上下cao2起了心,一派火热。不知那清冷如霜的玄一仙君自拾回了珍宝,如一颗千年坚冰rong化,日日沐浴春风。反倒是那霜寒殿中宿着的小主人近来愈发的闷闷不乐,天真眉眼间尽是愁绪,连日里少有笑颜。

        曦日升起,天地间一片金光。宝儿甫一睁开眼,尚有些迷糊,那搂住shen子的手臂便已紧了些,缱绻温柔的缠吻也不住地落了下来,“吾的jiaojiao儿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尚且混沌的脑海很快清醒,那吻如一张密不透风的网,令小小的心脏又莫名紧绷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压在shen下的宝儿小手努力推拒那玉白的xiong膛,被yun得嫣红的小嘴巴在密切的吻下好容易才溢出了han糊可怜的乞求,“不亲了,宝儿要起来了,师父,不亲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让师父再爱一爱宝儿,吾的乖乖,心肝肉儿,”追着那chun一个劲地疼爱,勾着小she2touhan了又xi的,在躲避中,那清雅的淡chun偶尔也yun吻在nen生生的小脸上,直把宝儿xi得脸儿绯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呜不亲宝儿了,师父,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待满腔痴爱稍稍疏散,眉目如画的仙君面色亦有几分chao红,垂着雪睫,顺着怀里人儿的脊背,勾起的chun犹有晶亮水色,“乖乖儿,昨夜睡得可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昨夜无梦,宝儿睡得很好。实则每个夜里,于宝儿而言皆很安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自数日前师父检查过那一chu1后,对慈爱长者的亲昵举动,懵懂的宝儿心中渐渐有了些惧怕。白日夜间都同师父在一块,宝儿的忧虑也如雪球般越gun越大。但只要闭上眼入睡,便像进入一方净土,什么都不会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宝儿睡得好……师父,宝儿起来了。”微挣了挣那紧密的怀抱,宝儿小声喃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师父这便伺候吾的小宝儿穿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宝儿自己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碧云纱出自距琼玉洲数万里的樾溪洲,质地绵和细腻,堪称九洲至柔之料,珍贵异常,此时那纱所制成的衣物便在那玉白的掌中。仙君溺爱淡笑,低垂的眉目美好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吾的宝儿还是个半大孩子呢,师父怎舍得宝儿自己照顾自己。来,张开手,乖哦,师父为宝儿穿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衣物最终还是由师父代劳。不仅衣物,束发饮食,一应大小事皆被师父亲手cao2持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被养护得漂漂亮亮的人儿,穿着珍贵的衣裙,梳着可爱的发髻,活脱脱成了jiao艳可口的小仙女模样,被痴迷不已的仙君师父抱在膝上,如抱小瓷娃娃般的疼爱怜惜。

        待日tou渐升,碎月峰上稀疏平常的半日便这么过去了,jiao弱至极的人儿不是在师父怀里,便是在膝上,毫无半点独chu1机会,时时皆要承受着长者愈发无止境的痴缠亲近。那痴缠也不再寻找合适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同抚琴时,尚奏至一半便被覆在弦上深深缠吻;揽在膝上看书时,衣襟被如玉的手掌温柔探入,掀开,由师父拢起两只白扑扑的nai团rou玩,将一点点大的ru珠儿xi得可怜ting立;焚香时,在那清淡幽香中,亦被压在厚毯上情难自禁地咬着两个白白nennen的小脚丫。

        师父疼爱,宝儿知晓,心中却渐渐生出一种小动物般的不安预感,对那爱的惧怕日渐加深。

        幸而今日与以往有了些不同,宗内已提前七日送来了玉牌,敬邀师祖大驾华阳峰,有些要事yu求请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吾的乖宝儿,可愿随师父一同前去。”那白发白衣的仙君清萧肃端,勾着极温柔的笑意,拢了拢shen下人儿凌乱的衣角。

        为躲避那不可靠近之人,宝儿一直待在碎月峰不曾出去,此

【1】【2】【3】【4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寡妇门前(糙汉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