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公公疼儿媳,老公弱jing,被公公喂大羊nai > 6后半部分

6后半部分

        她以为他是有办法的,蛮力出来都比去医院丢人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男人向来没有节制,任他这样搂着保不准什么时候又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念闷闷地应了声,在床上缓了会儿,倒是想起了,前些天在老宅听人提到的林曼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砚深倒也没坚持太久,按着她狠狠地插了她数百下,咬着她耳朵着她说了一箩筐的好话,这才抵着她的花心,痛痛快快地将积攒已久的灌给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的一抽离,里面堵着的也顺着红口淌下来,苏念不住地臊红了脸,夹紧了心,动作忸怩地从男人怀里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下午,周砚深用过午餐就去公司了,苏念一个人在沙发里追了会儿综艺便回了房间午睡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砚深也忍得快要憋出内伤,扣住她的,翻将她压回床上,按着她的两条长,用力往两侧分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用胶水固定住了,任凭她怎么尝试都没法把他挤出来,反而甬收缩着绞他绞得越来越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念虽然不大情愿,还是双手撑上了他的肩膀,艰难地撑着子,抬着小屁想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有因为不出来去医院的?

        外面的佣人说,楼下有位林小姐,是来找先生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……唔……我不出来……你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舒爽得绷紧了下腹,肆无忌惮地在她里抽插弄起来,得她下面“咕叽咕叽”的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着男人闭眼小憩的俊颜,撅着小嘴亲了亲他的下巴,嗓音温地求他,让

        猩红的目光对准了那被磨得泛红的结,腰蓄着力,往里了几下,着她水汪汪的,研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底也是顾及着她是一回被他口,知她害怕,所以也就没再插那么深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深酸疼的感觉不断涌了过来,她咬着牙往上抬,那大家伙依旧卡着,随着她的抬起那也跟着她往上。

        --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她又不敢喊疼,只能意识散漫着低

        他出来。

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来是回去了,她换了衣服,就下了楼。

        深哥昨晚在我这落了块表

        周砚深低下来安抚地吻她额,下她,撞她,他显然也没料到会出这种状况,神色变得有些难耐。

        强烈的刺激让苏念剧烈地一颤,深像是使了禁似的,随着男人的抽出涌出一大

        当时她去得晚,并没有瞧见,据说还是老男人的青梅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砚深虽有些不愿,但还是顾念着她的子,还是着她的细腰,缓缓将自己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念累得不行,等缓过了劲,就想着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她还在细微颤抖的,他低吻了吻她额,心里异常的满足。

        完,也没急着出去,搂着苏念翻了,让她趴在自己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尝试了几次,还是没能成功,子反倒被磨得越来越,一屁坐了下去,着眼控诉着眼前没有丝毫要帮忙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快又重地就着那小截来回的她,得她深下来,狠狠吻住她的,下蓄力,一鼓作气地从她紧合的小嘴里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是真的怕,嗓音都带着哭腔,可人怜的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念得不成样子,深泛麻,酸胀疼痛的感觉不断翻着,让她难耐地子,边呜呜咽咽的轻哼。

        周砚深被她的动作撩得血脉张,手下的力重了几分,抓着她白儿,低绕圈打转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她这么感,周砚深着她的一边又将往她里送去,粘腻的甬一察觉到男人的入侵便夹欢迎地缠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人还没醒,就被敲门声给吵醒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丝毫不在意刚刚经历了什么,依旧热情得不成样子,缠着他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这个男人还是自己丈夫的爸爸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他不像是再开玩笑的样子,苏念也有些不确定起来,他的东西实在太撑,插得她下面直泛酸,胀得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跑去浴室洗澡,把清理干净,出来的时候房间里的男人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事传出去,她还要不要人了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听我话?”周砚深眼底沉了笑,抬着她的下巴,亲她细颈,不疾不徐地咬她一口,“来,自己动动看,绞得这么紧,真出不来,我们就得这样去医院,让医生想办法弄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饶是如此,苏念还是怕得厉害,一边呜咽着细细抽泣,一边又不忘收缩着甬讨好地夹他,像是生怕男人又打起进去的心思。

【1】【2】【3】【4】【5】【6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拿下家教老师后我日日都被擦o翻 校草是男妈妈 下贱的婊子脸 宫女也能开后宫? 偷窥老公出轨(绿帽/出轨短篇合集) 他说给我补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