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【代号鸢】人不自扣我来扣 > (上)(到处勾引人的小兔,窥视道具play)

(上)(到处勾引人的小兔,窥视道具play)

你这回来到隐鸢阁,算是见识了什么是同室cao2戈、朋党比周了,在你幼时的印象里仙人哪个不是慈眉善目仙气飘飘的,如今长大了回tou一看,却发现和自己印象里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小肚鸡chang的姚盛不但chu1chu1排挤你与师尊,还成天想着将那隐鸢阁移回人迹罕至的灵山去,无视阁主威严已经够让你恼火,你以为这已经是相互倾轧的极限了,却还有更加胆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葛洪便是其一,他将众人齐聚一堂,只为构陷你与左慈,好在华佗全然不领受他的意思,到tou来乱作一团,随着一汪水镜被左慈挥手摔得粉碎,这事便才算了结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左慈眉眼疲倦,tou也不回朝你说,走了,便飘飘然而去。你看着满堂窸窸窣窣一片狼籍,葛洪在那盆白银边上被一群兔子拱着,恨的牙yangyang,司ma徽一边哀哀叫着“我的镜子哟”一边弯着腰在地上踉踉跄跄地捡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幸灾乐祸,这回可叫你们吃到苦tou了吧。埋tou一看,正见脚边方才飞过了一片被摔成菱状的镜片,正落在你脚边。宝qi残碎则不能全,你趁众人不留意,飞速将那镜片藏进手心,欢天喜地朝前边的左慈跟去,一同离开了席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夜间,你睡在云帝gong临时为你分出来的寝殿里准备入睡,你自己的卧室受到几位长老阻碍还迟迟未修好,恐怕下次回来才能住上了。你心里不免忿忿,真是一点情面也不余留给你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你又有些怅然,分明你记得在幼时,这些长老都姑且还算友善。尤其,尤其是葛洪,在你印象里是个鹤发童颜,温声细语的古灵jing1怪长老,怎的随着时间变迁,也变成了这副追功逐利,无所不用其极之徒了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你ma上一想,便满tou黑线地意识到是自己将回忆美化太过了,他从小的时候与你悄悄说左慈坏话的时候倒也不少,你当时懵懵懂懂难以发觉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还记得你从隐鸢阁离开那天,在山门口拜别师尊,你回首望向辽阔空茫的山dao,上不见天,下不见地。你开口却是问左慈:“师尊,兔子长老呢?为何不来送送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左慈愣怔一下,他尚未反应过来兔子长老是哪位。并且也全然不知dao当你独居小院六株梅下之时,练剑读书毕,葛洪冒冒失失从那石桌底下暗藏的地dong里跟着一群挖地dong的兔子闯出来,看见你第一句就是“累坏了吧?怎么样,要不要换个师父,我保证叫你过得舒舒服服的,可不必受这种苦tou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你一般蹙着眉拒绝他,说你的师尊已经是这世间最好的师尊,他也浑不在意,拍拍一shen尘土,拂衣就坐。有时同你打听些云帝gong秘事,你一概不知只摇tou,他才lou出些垂tou丧气来,但仍然同你讲些奇闻逸事,在你漫长的童年中也算两分宽wei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见左慈并不言语,心里也有数了,说:“知dao了,弟子该走了。”随后山不见山,河不见河,一别就是多年。你也从倥侗迷惘的少女,一步步爬到现在的地方,回过tou来,已经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他的狡诈肆意已经一览无遗,倘使叫你找到机会,你可一定会同他们一般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如此想着,将袖中那片碎镜sai进枕tou底下,睡得竟然很安心,一夜无梦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早上,你是被山羊的啼哭声唤醒的。隐鸢阁这地方仙门之家怪事甚多,旱地生荷花,夏日落霜雪,连带着早上的鸡鸣都不由鸡来zuo,是山门口牧羊的孩童日出时分牵着一只通ti乌黑发亮的黑山羊,一见日光便啼,声似小儿般刺耳,象征着隐鸢阁又开始了新的一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你rourou眼睛,却隐约听见耳边有张仲景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长老,这是本月醫bu的药材开支,请您过目。”他的声音并不真切,却把你吓得一激灵,猛然坐起了shen。

        四顾一圈,房内寂静如故,哪有什么张仲景。可是此时,又有一句轻俏空灵的声音响起:“仲景呀,你想不想长生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tou没尾的一句话,让你将视线放向了枕tou,声音似乎是从那底下传出来的,紧跟着张仲景一句淡淡的“不想,长老请过目本月醫bu开支。”,你小心翼翼掀开了那布枕,却见那面被你捡回来的方天水镜碎片中莹光大亮,闪烁过后,映出了张仲景与葛洪的shen影,正是在葛洪仙gong内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凑tou看去,却见葛洪正在座上坐得没个正形,两只脚都翘到扶手上去了,啧一声,朝张仲景dao:“别惦记那开支了,仲景美人,我同你讲呀,人失交接之dao,故有残折之期,能避众伤之事,得阴阳之术,则不死之dao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葛洪小巧的shenti一弹,便从那仙座上一跃而下,tiao到了张仲景面前,加上一对兔耳似的发髻也没张仲景高大,反倒是又圆又白一张脸靠在张仲景怀里仰tou望着他:“来嘛来嘛,一起长生似彭祖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你算看明白了,这方天水镜里,正倒映的是葛洪gong中事,不免兴起,将那镜子捧在手中,靠着床饶有趣味的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镜中张仲景不为所动,shen躯被葛洪一撞连歪也不带歪的,答:“不想,在下只是来

【1】【2】【3】【4】【5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我在光启与六个男人的日子 柯南之酒的多种品尝方式 现实社会男S调教官纪实(你也可以学的PUA,调教,释放 【综】转生五条家的我成了万人迷 凹茸小rou铺 关于伪装成Beta路上的重重阻碍(gl向ABO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