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三妻四妾的xing福生活[女攻] > 26:jian睡美人/儿婿在外请安,继爹在内挨cao

26:jian睡美人/儿婿在外请安,继爹在内挨cao

覃越醒来的时候,天也黑了,她趴在宣宓怀里,嘴里还叼着宣宓的rutou,松嘴之后那被han得zhong胀的ru尖儿红的快紫了,沾着nai水的淡白和连着她嘴的银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忍不住凑上去tian了tian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嘬着ruan绵的ru肉,shen侧的人嘤咛一声,翘了翘长tui,嘴里轻哼dao:“嗯……阿越…喜欢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覃越探tou去看,他却是没醒,只是张嘴说梦话,白日里吐不出几个好词的嘴,到了梦中却是黏人坦诚,可爱得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从他怀里爬出来,转而抱着让他躺在自己shen上,宣宓怀了孕,重了一些,覃越却被压得踏实极了,赤luo的肌肤相亲chu2感十分舒服,将他手摸上来凑在嘴边亲了亲。

        宣宓的tou靠在覃越xiong上,她怕他睡不安稳,又打算将他往上抱一抱,让他枕着她胳膊睡。

        哪知一动,屁gu被她屈起的膝盖撞了撞,这还睡着的人拿xiong蹭了蹭她,自个儿把tui分开跨在两边,晃着微丰的tun,拿屁gufeng往她tui间蛰伏着的雄gen上架,嘴里说着梦话嘟囔dao:“阿越……怎么没力气了?……用点力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挑得覃越扬眉,腹中顿生一gu火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下确实不敢拿他怎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世界的孕夫孕妇们孕育有两个关卡,一是生产时,二便是满四月份前。怀孕坐胎要满四月,肚子里的孩子才算真正成活。到了四月多,地坤ti内的生zhi腔开始闭合,再养半个月,才算是真正不落胎——大历人子嗣艰难,怀孕初期是难关,对于这个时间段的孕妇孕夫们,都是捧在手上怕碎了han在嘴里怕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四月末,生zhi腔牢牢闭合,只要别出现什么摔倒重伤的意外,基本这一胎就算成活了。除了最后生产的环节,期间几个月怎么zuo都不会出事,这个时候就轮到zuo夫君zuo妻主的卖力照拂怀孕时xingyu增长的夫郎妻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宣宓孕肚只是快四个月大,没真到四个月,想到把大肚的孕夫肆意这样那样,起码也得等些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若让她放过这妖jing1也是不可能的,覃越想了想,抱着人翻过来,让他躺在自己shen下,往他腰后垫了几个ruan枕,捧着他的屁gu仔细瞧了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人约莫是在zuo春梦,tuigen绞着蹭,被分开tui后lou出的雌xue上shi漉漉地沾了晶莹的稠ye,不多,但看着也知dao是发了春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个月前在那次新婚夜的厮混后宣宓才查出了孕相,一想到这孩子一月份的时候他俩还疯狂地苟合,搞得两人都后知后觉地心慌,心想这孩子真是福大命大,此后便长了教训,足有三个月没有再亲密接chu2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来,宣宓也是该饥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覃越想象出这男人素日努力摆出端庄傲气的模样,私下里却连zuo梦都发情,忍不住笑出来,一边笑一边简单用手指进行开拓扩张,然后脱了ku子,撑在榻上轻轻压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轻车熟路地分开fei硕的花ban,从tou到尾,一点点挤进去。还是一如既往的hua腻可口,面对老熟人,这本就暗自意淫着的小xue吓了一tiao,反she1xing涌上来堵住,又很快反应过来,慢慢张开自己,肉bi随着主人的呼xi一小口一小口地hanyun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待抬tou看宣宓,这还zuo着春梦的人皱着眉tou,像是吃痛又像是终于得到了满足,一无所觉地张着嘴,哈哈地微微chuan着:“唔……阿越……好胀啊……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时之间不知dao是他睡得真熟,还是覃越的技术高超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覃越是厚脸pi地认下了后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熟稔地托着宣宓的一条tui,缓而稳地摆动腰shen——在睡梦中不折腾醒人,却把他弄出高chao,这还不是技术?

        像极个迷jian美人的变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宣宓可不觉得是自己被迷jian,他在zuo梦,梦里边他可是主动骑

【1】【2】【3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林可可的私生活 乖妈妈 宫女也能开后宫? 他说给我补课 【美式喜剧np】天才姐姐她不能专一(原名:时之黄金) 小保姆柳梦露打工日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