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林家三女 > 林元兮被带走(上)(失禁H)

林元兮被带走(上)(失禁H)

第二日清晨,林元兮挂心林柯的事情,早早地就醒了过来。jing1ye被堵在ti内一整晚让她的小腹微涨,而插在ti内的巨物如今正蠢蠢yu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元兮小心翼翼地起shen想要去小解,却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按回了怀中。林元兮被魏昭xiong前的肌肉磕得生疼,rou着鼻子抱怨dao:“你要zuo什么呀,我要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昭在她的发间轻嗅,一只手rou着她饱满的tun肉,将yu望重新放回那窄小shirun的小xue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唔,阿昭,别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昭一清早被她的动作弄醒,肉棒涨的生疼,哪里会轻易放过她。他蛮横地吻住她反抗的小嘴,shen下律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啊啊啊,不行,肚子有点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昭毫不理会她的诉求,反而变本加厉地换了姿势,整个人牢牢地压在她shen上,肉棒一下比一下ding得深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元兮小xue里面的nen肉一圈一圈地被ding开,小腹被压的死死的,双重的挤压让她快要控制不住ti内的niao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唔啊啊啊啊啊!阿昭,求求你,先放开我啊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兮儿不舒服吗?下面明明包的那么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元兮眼眶中续起了泪,她感觉忍住niao意的shenti变得更加min感了。肉棒逐渐攻破她的防线,她哆哆嗦嗦地想要高chao。但是又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地niao出来,于是生生忍着那一波又一波地快感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昭看她咬着chun不肯出声,以为她觉得不够,双手托起她的屁gu让肉棒cao1地更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啊啊,不行,太深了呀,要niao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昭看着shen下的人眼泪和口水不受控制地liu了出来,有些坏心地用手去按压她的niaodao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元兮强忍了半天的shenti,在这一刻全面崩溃。她放松了niao门,任由高chao的刺激和释放的舒爽淹没了自己,绝望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昭感到shen下的交合chu1被一gu热liu淋shi,知dao林元兮被自己cao1失禁了。他ba出了自己肉棒快速lu动了几下,将晨起的第一发jing1yeshe1在了女孩xiong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欢愉过后,林元兮气鼓鼓的不理他。魏昭好话说尽,但是女孩还是一副拒绝沟通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昭觉得心上人一喜一嗔皆是风情,心中ruan成了一滩水,将自己脖子上的玉石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母亲给我的,是我出生之前她去山里求的护心的玉石。她曾对我说过,这世间种种什么都没有好好活着重要。但是若是有一天,我遇见了一个女子,因此失了心魂、丢了xing命,那便是她,也无能为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将那玉石系在了林元兮白皙的颈间,红色的细绳弯弯曲曲地绕在她的xiong前。林元兮伸手抚上了那温run的玉石,望向魏昭,他那一双桃花眼盛满温情,爱意近乎溢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为何将它给了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我的心魂全bu都在你那里,所以这护心的玉石也该在你那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元兮攥紧了玉石心如擂鼓,心湖上的一层薄冰碎成了几块,涌出了一大片的春水。泪水从眼角划到下颌,她知dao,从此她的冬日不再漫长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昭安抚好林元兮便带人去了关押魏瑾的大牢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勘察使神情倨傲,推三阻四地不愿意让魏昭他们进去。后来还是墨竹搬出了圣令,他才不情不愿地放魏昭一个人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昭跟着狱卒走进地牢,魏瑾毕竟还没有被定罪,因此被单独关押,狱中的人也不敢过分怠慢。魏昭看见他时,他正坐在草席上用自己的左手跟右手下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瑾!”

        魏瑾听见这熟悉的声音,猛地抬tou,瞬间红了眼眶,“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哥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昭打开门坐到了他的对面,“阿瑾,我们时间有限,你快跟我详细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乖妈妈 小保姆柳梦露打工日记 宫女也能开后宫? 他说给我补课 【美式喜剧np】天才姐姐她不能专一(原名:时之黄金) 林可可的私生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