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细说二三事 > 下江南

下江南

江南三月雨微茫,罗伞叠烟shi幽香。

        江上,一艘艘船只正在缓慢行驶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船只逐渐靠近,站在岸边迎接的官员才看清中间那一艘最特别的船只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船,正是皇帝乘坐的御船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御船的船桅上悬挂龙旗,船首有金ding龙亭,龙亭有四gen金色龙zhu,雕龙舞凤、栩栩如生。船ding约高六、七米桅杆,桅杆上长有三、四米,宽二、三米龙帆,龙帆上金龙戏珠图案惟妙惟肖,呼之yu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四个船夫正将御船靠岸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前些日子,朝会之上有大臣谏言,说:陛下应当如先祖皇帝那般,效仿其南巡之举。

        泰启帝听了,直夸此人乃是大才,他正有南巡之意!

        南巡一事,筹备了好些日子,从京都出发走水路,第十日之时,终于到达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南三月雨微茫,罗伞叠烟shi幽香。

        江上,一艘艘船只正在缓慢行驶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船只逐渐靠近,站在岸边迎接的官员才看清中间那一艘最特别的船只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船,正是皇帝乘坐的御船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御船的船桅上悬挂龙旗,船首有金ding龙亭,龙亭有四gen金色龙zhu,雕龙舞凤、栩栩如生。船ding约高六、七米桅杆,桅杆上长有三、四米,宽二、三米龙帆,龙帆上金龙戏珠图案惟妙惟肖,呼之yu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四个船夫正将御船靠岸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御船,还有两艘较为特别的船只,那船与其他普通船只相比,规格更大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艘船紧跟在御船后面,也逐一靠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、求您,不要,臣妾错了,不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dao惊恐、慌张的惨叫声在船中dang开。

        gong婢清秀快步走到塌边,连忙叫醒床上正在梦魇的人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娘,娘娘!您快醒醒!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锦瑟从梦中惊醒,吓出一shen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看了看四周,瞧见跟前的贴shen婢女清秀,惊讶得小嘴微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娘,怎了,是否梦魇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清秀?”徐锦瑟不敢相信,清秀还活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伸手拉住清秀的手腕,往她的手上掐了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清秀不解,以为是自己此前对贵妃娘娘的劝诫,惹怒了娘娘,当即跪下磕tou请罪:“娘娘饶命!nu婢不该僭越,阻拦娘娘行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徐锦瑟却不提清秀僭越劝阻之事,反倒吩咐她:“拿镜子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清秀起shen,将一面铜镜交到锦贵妃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这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明明被皇帝shen边的总guan大太监灌下毒酒,为何没死,且还回到了五年前!

        “清秀,此乃何chu1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禀娘娘,咱们刚抵达江南,前tou陛下的御船已靠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南!

        徐锦瑟瞳孔微缩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五年后,自己鬼迷心窍,听信谗言对歆妃行巫蛊之术…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年,她被赐毒酒于冷gong中shen死,正是皇帝首次下江南之时,此祸端已悄然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娘,陛下口谕,令您收拾妥当一同前往行gong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位小公公从外tou进来,他将皇帝的话恭敬告知,之后便悄声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清秀,伺候本gong更衣。”徐锦瑟从床上起来,站在舷窗旁若有所思,淡声吩咐:“今日的妆容明艳得ti些,衣裳…便穿那套大红菊纹gong装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清秀一愣,低tou瞧了瞧箱笼里面的衣裳,均是清一色的浅色gong裙,仅有的两套艳丽gong裙还被压在底下垫了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清秀将衣裳拿出来放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乖妈妈 小保姆柳梦露打工日记 宫女也能开后宫? 他说给我补课 【美式喜剧np】天才姐姐她不能专一(原名:时之黄金) 林可可的私生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