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夕年借景 > 第七章:冰殿留尸

第七章:冰殿留尸

shenti不断传来的巨大疼痛终于将景借生生拽出梦魇,他刚一睁眼,周围的影卫便瞬时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 映入眼帘的是一只布满血污的冰手,指feng间lou出殿内通明的灯光。他被护得很好,shen上不见一丝破损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安静地躺在他的shen上,后背pi开肉绽,敞lou的血肉之间隐约可见白骨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借微微动了动,那jushenti便如落叶般顺势hua落,僵ying地砸到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歪tou盯着那张已无气息的脸看了许久,突然nie起她的手腕,重重地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苍白的pi肤上很快出现一枚乌青的咬痕,可他的手腕却没感到一丝疼痛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年帝王好像意识到什么,他一点点低下那颗不曾俯首的tou颅,朝那个残破至极的shenti缓缓靠近,最终停靠在冰冷的xiong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听女孩的心tiao,可过了半晌,耳畔仍只有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借皱了皱眉,xiong腔内好像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,他不解地伸手捂住xiong口,掌心竟传来一gu温热。这样的温度令他突然想起念息的怀抱,似乎也是这般炽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转tou看向那jushenti,突然将人拽起,在她周围支满枕tou,使她靠墙而坐,然后懵懂地躺进那个已经冰冷僵ying的怀抱。

        -----

        一月后,东絮山上,沉睡已久的少女脸颊逐渐泛起红晕,指尖微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孩一袭白色纱衣,乌黑柔顺的青丝安静地自额间落下,在清风里微微摆动。眉不画而乌密,chun不点而嫣红,肤似碧玉般温run无暇,长长的睫mao上凝结着晨间清lou,比这灵秀山川还要动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躺在绚丽的花床之上,周shen仙气环绕,源源不断地涌入那副沉睡的shen躯。银须白发的老者感受到仙气波动,随即放下手中书卷,悠然起shen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”念息睁开眼,落下一滴guntang的泪水,“我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隐迢真人笑而不语,将她轻轻扶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那日送我过去,必是算到魔胎有此一劫。可我,还是没能将他从梦魇中唤醒,想必此刻已经命陨。”念息垂下眼眸,不敢抬tou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这山川湖海,可有半分乌瘴?”隐迢真人大笑一声,随后握住她的肩膀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    念息迟疑地抬tou环顾四周,只见山灵水秀,花香鸟鸣,与她离开前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日你以shen相护,着实令为师惊喜,原来小丫tou竟有这般血xing!”隐迢真人欣wei地摸了摸她的tou,将她揽入怀中,“经你那日shen死,魔胎七情已开,若引导得当,生出情yu也并非天方夜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七情已开?那便是可知冷nuan,感苦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所以你当立ma回去,勤加引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命我以原shen回去?你之前不是怕我使法术...?”念息有些吃惊dao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魔胎这一世不同寻常,浊气已初见凝形,可供他调度,同时引来不轨之人觊觎。为师考虑过了,经此一事也见你懂得分寸,想必不会乱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没反应过来,便突然被师父往前一推,周围环境瞬息变化,再站稳时已经再次回到皇gong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色正值深夜,除了附近gong殿里星星点点的亮光之外,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    都说月光皎洁,可touding上方那轮银白的明月,却照得这gong城格外阴寒鬼魅。

        念息cui动倚天扇,隐着shen形闪至养心殿内。里面陈设一切如旧,那日的事情就像不曾发生过似的,没留下一丝血腥污秽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朝龙榻走去,却见锦垫华被之上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晚,会去哪呢?”她心下纳罕,突然想到该用储事壶一探究竟,顺便看看那魔胎在自己shen死后都zuo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念息在寝殿内cui动法宝,再睁眼时周围遍地血泊污秽,想来已经回到那日场景。

        龙榻上,四五个影卫将那两个活人死死围住,空气中弥漫着nong1厚的血腥味和女孩隐忍的低吼。念息一步步往前迈得艰难,拆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拿下家教老师后我日日都被擦o翻 校草是男妈妈 下贱的婊子脸 宫女也能开后宫? 他说给我补课 【美式喜剧np】天才姐姐她不能专一(原名:时之黄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