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夕年借景 > 第三十八章:重新开始

第三十八章:重新开始

景借昏迷了一天一夜,再次醒来时,床边趴着一袭白衣素纱的纤细shen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xiong口疼得厉害,浑shen如同散架般绵ruan酸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醒了!”念息因为担惊受怕,睡得很浅,感受到床上的动静后便立ma睁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借安静地看着那张哭花的小脸,微怔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直这样守着他吗?她的眼泪...是像曾经那样为他而liu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看着女孩慌乱地往门外跑去,然后带了太医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借醒来后jing1力很差,眼前的画面逐渐模糊,不一会儿便又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再次睁眼,时间已经过了正午,念息正坐在床边,怀里揣着他瘦弱的nen足,用指腹轻轻rou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回,她明显从容很多,来到他shen旁蹲下,用手探了探他额tou的温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”景借突然想起什么,原本平静的眸子里溢满戾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念息xi了xi鼻子,俯shen轻轻抱住他,抽泣着掉下几滴泪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借在她的怀抱中渐渐安定下来,眸中暗liu涌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昏迷了一天一夜,我怕你醒来,第一句话就吩咐侍卫不让我靠近,所以一直在这里守着。”念息缓缓起shen,泪眼朦胧地看着他,“前日我不是去寻死,只是心里郁闷,在湖中发xie一番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听后shenti一抖,猛然咳出一口气,依旧死死地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    念息抹了抹眼泪,小心翼翼地帮他rou着xiong口,回避开他凌厉的目光:“以前的事我想不起来了,以后也不会偷跑出去,你别生气了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景借挣扎着要坐起,她忙托住他的后腰,让他借着力慢慢起来,倚靠在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肚子ying鼓鼓的,坐起来时要往后仰些才略微好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念息注意到他的肚子,想起太医告诉她,就是因为宿便堆积才致使吃下去的食物和汤药都被吐出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到如今,须得将手指伸入后xuerou按,直到有了便意后再抠出才行。但此等隐秘之chu1,除她之外,从不许人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医说,得将宿便清了才能喝药。”念息把人往怀中搂了搂,低tou轻声说dao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借沉默良久,冷声开口:“你可知dao要如何排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dao。”念息抿了抿嘴,慢慢握住他的手,“我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景借登时cuchuan了几下,腹中愈发胀痛,心中升起几分愠怒:“你是在可怜孤?”

        念息安抚着他瘦骨嶙峋的shenti,凸出的骨节抱在怀里,硌得她生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我心疼你病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景借顿时愣住,女孩猝不及防的温柔一举击垮了他设下的全bu心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艰难地抬tou看她,试图从她脸上找到撒谎的证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够了吗?不说话我就当你应允了。”念息看他一副疑心深重的样子,忍不住轻笑,ca去他嘴角淌出的津ye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借看着那样明媚的笑,眼中清明许多,随后将脸埋进她怀里,算是默认。

        念息深xi一口气,给他脱去亵ku,然后将手穿过他的tui间,食指轻缓地插入那shiruan的后xue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借shenti猛地僵住,细瘦的双tui不自觉大张,闷声哼chuan。

        念息的tou上冒出涔涔冷汗,进入他后xue的手忍不住发抖。她突然感到自己的腰shen被紧紧抱住,很快便shi了一大块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借张着嘴涎水横liu,随着下面被不断rou动,hou咙里发出难耐的呻yin,时不时向前tingkua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呃呃...呃...嗬嗬...啊...嗬...”腹中积聚的ying便开始下沉,他登时发出痛苦的哀嚎,尖叫着胡乱蹬踹。

        念息看着平日如此强势冷酷的人此刻仪态全无,将病痛与脆弱一览无遗地暴lou在她眼前,顿时也有些慌了,不知dao他还能不能继续承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就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乖妈妈 小保姆柳梦露打工日记 宫女也能开后宫? 他说给我补课 【美式喜剧np】天才姐姐她不能专一(原名:时之黄金) 林可可的私生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