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我在光启与六个男人的日子 > 尾声

尾声

肉写完了,结尾比较潦草,大家将就看一下吧,文末有本人的一点碎碎念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食不餍足的男人陆陆续续的有了动静。半躺在沙发上的陆沉颤了颤眼睫,一屋子的淫靡味儿混在一起,着实不太好闻,陆沉有些受不了,起shen越过横七竖八的男人,率先离开了这荒淫的活动室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陆沉清清爽爽的出来,男人们也陆陆续续的起了shen,一个个jing1神抖擞,满面春光,恨不得再来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,人呢,未婚妻人呢?”查理苏随意的拢了拢凌乱的银发,懒洋洋的晃悠到主卧,看着睡的跟小猪一样的女人,外面吵吵闹闹的,一点醒来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别的房间洗漱,别扰了她睡觉。”齐司礼早就收拾好自己,守在床边,静静的看着女人的睡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药来喽,再上一遍药吧。”陆沉望了一眼已经歪倒的几个空瓶,看来最近确实有些猛了,长此以往,他们受得了,小兔子怎么吃得消。

        齐司礼把时梦舟下半shen的被子拉了拉,lou出那涨的红zhong的小xue,本该合着的阴chun,此时正外翻着,像极了两gen小香chang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哼,不要了……”时梦舟脑子还沉浸在昨夜的荒唐中,呓语都还在求饶。还不舒服的扭了扭shen子,齐司礼赶忙按住不听话的双tui,不然一会儿又要喊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沉带上指套,熟练的把药抹在红彤彤的小bi1口,时梦舟舒服的哼了哼声,有些要醒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见女人又没了动静,陆沉才把手指挤进了狭窄的bi1feng,ti内的烧灼感立ma减去了大半,冰冰凉凉的舒爽传遍全shen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哼……几点了……”到底是被弄醒了,落地的窗帘紧闭,一丝光都透不进来,唯一的光源是开着的房门,正好打在女人的屁gu上,似明似暗,一时让人分不清黑夜白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早上九点了,萧小五,要不要喝点水。”萧逸端着温蜂蜜水站在门口,挡住了唯一的光源,屋内又陷入一片漆黑,时梦舟少有的清醒一扫而光,又迷迷糊糊的睡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喝点水再睡。”萧逸把女人扶起来,靠在自己xiong膛,慢慢的把被子送到女人嘴边,时梦舟心里一咯噔,shenti微僵,该不会又是加了料的水吧,即使嗓子哑哑的,也不愿意喝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只是蜂蜜水而已,runrun嗓子再睡。”陆沉看出了女人的顾虑,倒也不稀奇,最近确实用药是频繁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咕叽咕叽喝了几大口,被子都见了底,时梦舟才松开了嘴,干裂的嘴chun才有了原本的颜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睡了,好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萧逸把女人放了下去,仔细的帮女人掖好被角,也不走,就趴在床边陪着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弄好了,都走吧,让她好好睡一觉。”查理苏倚着门,光线将男人的影子拉的老长。

        匆匆一来,又匆匆一走,房间又恢复了安静,时梦舟酣睡着,呼xi都有些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收拾好了来楼下,好商量商量。”陆沉最先离开,脑子里已经开始打起了算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呢,我去看看。”夏鸣星起的最晚,整个人还chu1于懵bi1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醒了才又睡下,你别去折腾了,赶快弄完下楼。”查理苏不情愿的说着,要不是怕打扰到未婚妻休息,才不想和这个小绿茶搭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了一会儿,人都到齐了,周严有些惶恐的立在陆沉shen边,昨夜如同大梦一场,现在梦醒了,还不知dao什么在前面等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沉按兵不动,玩弄着中指上的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现实社会男S调教官纪实(你也可以学的PUA,调教,释放 【综】转生五条家的我成了万人迷 凹茸小rou铺 关于伪装成Beta路上的重重阻碍(gl向ABO) 【聂瑶】罪与罚 我在光启与六个男人的日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