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女配她只想被渣(nph) > 182剑拔弩张+鱼饵+海鲜过敏!(3719字)

182剑拔弩张+鱼饵+海鲜过敏!(3719字)

郑风有点懵,虽然他听得懂,也知dao这话是给谁说的,但这么直白的说出来,是不是有点太不掩饰了?难dao说他们两又勾搭在一起了?可要是勾搭在一起了,程昱那边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 木仪想到陆沉舟和苏桐的关系,暧昧的眼神给过去,这骂谁垃圾呢,该不是虾还没吃就蘸上醋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章若彤也有些诧异,对刚刚的事情她还想解释一下,但一看在座的几位男士和此时的气氛,又觉得还是私下解释更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苏桐,那颗刚刚放下的心,又被提了起来。指尖颤了颤,心里后悔不迭,果然不能背后骂人,尤其不能骂爱记仇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以为他今天只想当背景板呢!

        楚则愣了下,冷笑:“那是guan卫生的阿姨考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正在百度的楚弈默默收起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呛声的陆沉舟将视线转向楚则,两人对视了片刻,不爱讲话的陆沉舟居然再一次主动开口:

        “曼普那边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句话,就让楚则一张脸黑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曼普是洪帮的人,这句话其他人或许听不懂,但他们一下子就明白了,这是问他洪帮什么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问题是,陆沉舟以什么shen份在这个场合问这个问题?他们不guan从哪个角度,都是对手啊!

        楚则不是他的下属,他也不是楚则的长辈,但这副语气、还有这放缓的调子,如果不听声音,简直像极了楚律维在讲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郑风差点没憋住笑出声,这现学现用、借力打力也太损了,合着你先前默不作声看戏,转过tou就把人家讲话的jing1髓学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付楚则这种混不吝的,就是要这样,一副大人面对小朋友的态度,这还不得把他气死,也是提醒这群狗崽子,mao都没长齐,按辈分,这楚家也就楚律维有点发言权。而且,不知dao是不是他多想,这一套表现,总有种暗嘲楚律维摆长辈谱的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嘲不嘲楚律维另说,这态度是戳到楚则肺guan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则的脸色那叫一个百花齐放,嘴角的冷笑几乎要溢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小事,不劳陆先生费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多guan闲事。

        郑风勾chun:“那聊些什么,聊学业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更是明晃晃的把他当小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,楚弈突然哼一声,语气里满是崇拜:“我小叔说话是比较讲究,我也爱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话一出,苏桐和木仪相视一眼,shenti抖了抖,借着喝茶的功夫垂下tou,gen本不敢看陆沉舟和郑风的脸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不是故意的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楚弈有时候本shen就缺genjin,还是个“小叔chui”,平时动不动“我小叔,我小叔”的,她们都习惯了,他可能是真的打心眼里觉得,有人模仿他小叔讲话,是一种赞赏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今天这个场合,尤其是在刚刚的语言背景下,他这话一出,又把陆沉舟拉低到和他们同一档次上,就好像人家堂堂暗皇,和他们一样,幼稚到需要以另一个男人为标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又一个肺guan子被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气氛诡异,总感觉随时有人会掀桌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桐咽咽口水,非常庆幸楚律维此时不在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察觉楚则的目光转向了自己,苏桐心里刚有不好的预感,就听到他说:“对了,苏桐,你们两的事,打算什么时候公布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桐抬起tou,就看楚则举起手,指尖转了一圈,每换一个方位,她心口都跟着tiao一下,谁?

        他要说谁?楚弈?陆沉舟?楚律维?

        这里还有章若彤,还有楚家其他人,不guan他要曝光谁,都会带来无尽的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桐紧张到都没心思去观察其他人的表情,但能感觉到所有人都看着她,连郑风都有些紧张。毕竟他也是知dao她和陆沉舟关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则的手,最后落在了她和梁于瑾之间。嘴角带着点猫捉老鼠的笑意

【1】【2】【3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乖妈妈 宫女也能开后宫? 他说给我补课 小保姆柳梦露打工日记 【美式喜剧np】天才姐姐她不能专一(原名:时之黄金) 林可可的私生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