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女配她只想被渣(nph) > 230桐桐这里,只能被小维爸爸,撑哭!(二更)

230桐桐这里,只能被小维爸爸,撑哭!(二更)

一声声“爸爸”,bi1得楚律维呼xi停滞,整个后腰一片酥麻。

        心里最隐秘的区域,被人彻底摊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也意识到为什么自己不习惯主动,一方面是本xing使然,另一方面,也是因为他心里记挂着两人的关系,记挂着他曾经资助她,看着她一点点长大。如果是苏桐主动,他能更加笃定两人情投意合,那抹羞愧能稍稍减弱些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楚律维的神情,讶然中带着羞窘,眸底明明灭灭许久,才呼出一口气,声音嘶哑的不像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桐已经兴奋的要尖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彼此尺寸差异太大,楚律维又不可能真的cu暴蹂躏她,不能肉ti发狂,那就先一起心里发狂好了,心里发狂了,shenti也就不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等待的几分钟里,她被插过的下ti从里到外都在滴水,比水帘dong还要夸张,说真的,楚律维再晚一点点,她就忍不住要用手去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推门进入时,她闭着眼睛,却能感受到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dai避孕套时,每一点微小的动静,都能让她toupi紧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动作好慢,好几次她都憋不住想要自己爬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那里再度推入时,更是让她浑shen都不自觉的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那声“小维爸爸”,苏桐自己也羞耻的要裂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曾经那么尊重他、从很小时就发誓要报答他,在缅国时还把他当zuo人生向导……可如今,她捧着shi漉漉的下ti,紧紧裹着他下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夜里山中冷风呼啸,以楚律维的自制力,chui了凉风回来,居然更ying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桐tiantianchun,眸中的情绪都是真实的,都是这么多年里,对他的敬爱和崇拜。她认真发问,和过去每一次写信问一些问题时一模一样:

        “闹什么呀,桐桐不懂,爸爸别生气,耐心教桐桐好不好,桐桐不笨的~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着就主动抓着tunban,学着楚律维的样子,扭着腰动了两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都清楚的看见,随着苏桐的扭动,cu大的肉gen时隐时现,比刚刚还推入的更深了,一层白白的肉mo紧贴着棒shen,干净无mao的阴hu绷的紧紧的,nen白中泛着红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桐浑shen说不出的爽快,只觉得那大东西把她戳得也成了一个个小点,再被碾成渣,shenti不停的颤,嘴上还不忘演戏: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维爸爸,是这样吗?您刚刚是这样玩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律维浑shen僵ying着,想到自己刚刚确实是这样,压着趴在被子里的女孩,插进她shenti里,xingqi大敞着摩ca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维爸爸,桐桐学的像不像呀~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抵在男人shen下摩ca的感觉,苏桐早就不是第一次感觉到了,但这一次尤为不一样,不仅shenti彻底打开了,她竟是无端觉得,就算这快感将她溺毙,就算每一块血肉都要因此炸开,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就算她sao到发了狂,也会有人轻轻抱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桐感觉自己疯了一样,她恨不得将这种感受全bu描述给楚律维听,让他跟她一样,将克制和羞涩全都抛到脑后,哪怕是真的父女,哪怕她真的喊他小叔,她也要他将她的shenti穿透,用xingqi抵进她的最深chu1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桐反复撅着屁gu摩ca,嘴里不停喊着“小维爸爸”,明知dao杀伤力有多大,她还是抖着tui轻轻哭诉: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,上面有yingying的点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秘书啊,你可真牛bi1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律维的下颌也紧绷着,眸光扫过避孕套上的“颗粒款”,又感受到女孩剧烈收缩的反应,hou结不住hua动,好半天才憋出几个字:“会难受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它们都在戳桐桐的肉肉……嗯啊……疼……不,不疼……是yang……啊……也不是……酸酸的……好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桐不停摇着tou,大脑一片混沌,似乎不知dao自己究竟是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爸,小维爸爸……桐桐想,啊啊啊……想niaoniao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苏桐的shenti已经弓起,绞紧的小腹在痉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拿下家教老师后我日日都被cao翻 校草是男妈妈 下贱的婊子脸 宫女也能开后宫? 偷窥老公出轨(绿帽/出轨短篇合集) 他说给我补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