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女配她只想被渣(nph) > 287差点被气到呕血(一更)

287差点被气到呕血(一更)

楚弈牙关咬紧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参加那场婚宴了,在无人可知的楼梯dao里,以最狼狈的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周里,他经历了急火攻心、不敢置信、疑神疑鬼、愤怒哀怨、后悔愧疚、妒忌发疯……这些情绪反复出现,以至于再次见到苏桐时,他都不确定,该用什么态度面对她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见面的第一个问题,他在心里反复斟酌,本来是想问“为什么会结婚?你和晏礼什么时候认识的?为什么会在订婚宴之前领结婚证?”类似的,谁知脱口而出,却是“想离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得到否定回答后,还追问她是否喜欢晏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个问题,其实都越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也得到了bu分答案,不论喜不喜欢,她都已经结婚了,还不愿意离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他揣测过的“被欺骗”、“被蒙蔽”或者“被强迫”……她自愿,和另一个男人成为夫妻。

        稍微有点血xing都该转shen离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还有话要说、有错要认,说完这些他就ti面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他把章若彤放了出来,导致苏桐被章家群起攻之、当众羞辱;是他没能及时出现护住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婚宴那天我也去了,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弈断断续续讲了那天的情况,苏桐这才搞懂那两分是怎么加上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他的解释,苏桐微笑:“这怎么需要给我dao歉呢,你们青梅竹ma,你以为她受伤了,当然会去救啊,你没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所谓喜欢,就是明明已经决定放弃,对方只要一个眼神、一句话,还是会不受控制地升起了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弈紧张:“你真的这么觉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桐抬手摸摸楚弈tou上的伤:“疼不疼?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弈下嘴chun颤抖,本就满是红血丝的眼睛越发的红,显然那天之后,他gen本睡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来他心里是藏了委屈的,这么些日子,苏桐拉黑他、无视他、躲避他,不guan他怎么靠近,都只能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准备的生日礼物没派上用场,shen上的伤也越来越多,icu都快七进七出了……本以为否极泰来,结果却等到了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明明是最先认识苏桐的人,他明明是她唯一公开承认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桐结婚的消息传到A大时,惊掉了很多人的下巴。除了讨论她毫无背景居然嫁入豪门,剩下说得最多的,就是“苏桐不是楚弈女朋友吗?不是复合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对啊,不是复合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就算没复合,她都和他又亲密好几次了,可现在,她是别人的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感情可以培养,失去的可以挽回,错误可以纠正……可这已婚的鸿沟,该怎么跨越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很多疑问,关于她和晏礼的,关于她和梁于瑾的,关于她和陆沉舟的,关于她和……自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又觉得不必再问,苏桐的言行举止,已经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弈在心里反复cui促自己转shen离开,该解释的说过了,他喜欢她也再次说了一遍,就算还有很多想补偿她的,也都该私下里进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结婚了,被人看到你们纠缠,对谁都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尊严点好吗?

        楚弈等了又等,自己的脚始终挪动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桐等了又等,加分久久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能加大ma力。苏桐主动开口,循循善诱:“我那天也有些不得已的原因,才会临时上台。不论如何,你的若彤姐刚刚经历退婚,一定很伤心,你们是青梅竹ma,好事zuo到底,你该去安wei安wei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弈绷紧呼xi,看不透苏桐的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人对事本来min感,以前还不是那么喜欢苏桐时,至少能看懂她的情绪,现在却zuo不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喜欢一个人,她就成了谜。最让楚弈觉得没救的,是他居然能从这句话里咂摸出一丝甜味,会觉得,桐桐还在乎他,是故意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楚弈抬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喜欢的人应该会去安wei吧,陆沉舟?或者楚则?我和章学姐的情分,在她婚宴那天骗我时,就彻底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桐皱眉,有点棘手啊,这情分要是真的断了,她最后这2分还怎么刷?!

        苏桐琢磨着激一下:“我不会离婚的,你要当小三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弈断然回答,别说楚家那关过不了、小叔能打死他,他自己也接受不了。得有多恋爱脑,才没名没分地凑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他心里又忍不住不是滋味:“你怎么知dao不会离婚?你们认识也没多久吧,人是会变的,尤其晏礼很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桐轻笑,扎刀已经很熟练:“虽然认识不久,但晏礼人很好,我们没有签婚前协议;婚宴那天,他当众护我,我很感动;婚后更是任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乖妈妈 小保姆柳梦露打工日记 宫女也能开后宫? 他说给我补课 【美式喜剧np】天才姐姐她不能专一(原名:时之黄金) 林可可的私生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