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幻影之夜 > 第二十七章 无人喜悦的婚仪

第二十七章 无人喜悦的婚仪

「不过我想,这个应该有解除的方法吧?」北gong煌宥说完,目光望向缘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眼,缘童吓到瞬间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    祂没办法回答北gong煌宥的问题啊……因为那问题太过困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怎么了呢?」北gong煌宥继续笑着,温柔问dao:「你不可能不知dao解除的方法吧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这、这个……」缘童停顿吞了下口水,用力大声的说:「对不起!那个需要工ju,现在zuo不到的!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需要什么样的工ju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特製剪刀……但那是要特别去和月老爷申请的,不可能现在立即就拿得到,」缘童说到这,怕北gong煌宥不相信,还举起手来发誓:「是真的喔!」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觉得这个缘童很怕她shen边的少年呢?

        蔚星虹从刚才就发觉到这点,虽然很想开口,但是这又不像是她该开口的场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什么都不懂……只是能看得到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「那么,请告诉我现在这条红线该怎么办呢?」北gong煌宥继续问dao:「我知dao这个现在是实化状态喔!走出去就连普通人也看得到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这样他的shen份就会被蔚星虹知dao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蔚星虹听到「看得到」,突然想到自家父亲,如果蔚天弘知dao她手上这条莫名的红线……感觉会很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想让父亲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爸爸一定会有什么激烈的反应吧……」蔚星虹下意识的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shen旁的人听到这话,闪过意思不明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的确,那位没有发火才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是啊,这也是个问题呢,」北gong煌宥在她之后接话,又说:「有这条红线我们真的很麻烦呢!」

        现场突然安静了下来,然后在场目光一致的盯着缘童看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祂zuo的事,也是祂最清楚这方面的事,祂一定有什么解答。

        缘童被两位红线的当事人盯着看,被疾云和毕方盯着看,被酒吞童子用愤恨的眼神盯着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祂怎么这么惨──不过就是想凑个热闹添个乱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祂相信,如果说出那个解决方法,下场会更惨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没有工ju能切断红线,所以能让事情暂时告一段落的方法只剩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深xi一口气,缘童回答:「……只能继续完成仪式了,这样的话红线才不会chu1于现形状态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回答是回答了,但声音非常小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容倒是已经传达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混帐──」知dao继续仪式要zuo什么的酒吞童子瞬间爆出一声,「明明原本是我的才对!」

        若不是半路杀出这个小子来把它踹出去,他应该已经成功了!

        「是啊,结果变成我了。」北gong煌宥很故意的说出会激怒对方的话,随后变开口问缘童,「那接下来要怎么zuo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、你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『老、老大冷静啊……』

        「呃……这个……」缘童视线飘移,很不敢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情况变成这种样子祂能说吗?

        『看这样子,八成是誓约之吻吧?』疾云这随口说dao:『古今中外那个婚礼没有这个阶段的?这大概也要吧?』

        缘童原本已经很不好看的脸色更加的难看,用着细小到快要听不见的声音回答:「呜……就是接吻,至少要长达十秒。」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寡妇门前(糙汉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