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幻影之夜 > 番外 与以往不同的新年(九)

番外 与以往不同的新年(九)

「然后--」没有去察觉到话里的意义,蔚星虹继续说dao:「我说我理解祂的意思之后,老爷爷就说了好奇怪的话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奇怪的话?」北gong煌宥眼中闪过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对啊,」用力的点tou,蔚星虹很认真的说着,「他说我对这个没意见的话,你就不会表示什么反对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这样啊!」北gong煌宥脸颊抽搐了一下,暗自记下了这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月老说的,那大概是gong玲告诉祂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愧是月老使者,才观察不到一天的时间就ma上察觉到了,但相信从昨天到现在,能从他对蔚星虹的态度看出一点端倪的,也只有那位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的话,大概只有爱女心切又本shenmin锐的蔚天弘发现,毕竟这边一堆迟钝的人,min锐的人又没有足够的观察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谁有发现,谁没有发现,都和他无关。

        北gong煌宥最希望的,是旁边这女孩能早点意识到他对她和别人的差别xing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迟钝的人,就是她啊!

        「真的好奇怪喔!」蔚星虹偏过tou,很认真的问出:「只要煌宥你不满意的话,还是会开口反对吧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是啊,我不论如何都会维持自我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嗯,对啊!」得到认同,蔚星虹lou出灿烂的笑容,「我才没有那种能影响你的能力呢!」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那灿烂的笑容,北gong煌宥只能微笑着,轻松的说着:「你能影响的事情,比你认为的多喔──」但是从没有发现到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呜耶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举个例子,你父亲为了你所zuo的事很多喔──」北gong煌宥举个绝对能让她理解的话,「你应该知dao吧?」

        父亲为她zuo的事?

        蔚星虹思考了一会儿了,开始在脑海里搜寻着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当然知dao父亲为她zuo了很多事,可是ying要举例子,一时之间实在是很难举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她这样认真烦恼的样子,北gong煌宥决定直接给她提示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还记得,九月那次事件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唉?还记得啊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那你还记得,当时我在带你回去找芃茜和旻之前,是不是有说过留在那里的酒吞童子和缘童会有人来找它们算帐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呜……」蔚星虹努力回想,有了这个提示,她很快的在脑海里找到了类似的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说来……的确,当时是有说过这样子的话,不会找它们算帐的就是父亲吧?

        「是爸爸找它们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对呀──」北gong煌宥回应:「听说酒吞童子和缘童被你父亲揍的很惨喔──」

        唉唉唉──那时在她离开之后发生了这种事情吗?

        蔚星虹呆了几秒鐘,有点犹豫的问:「……因为我?」

        照他刚才的话听来,是这样子吧?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想想父亲也没有理由特别去找对方打架,除了她也牵扯在其中这个理由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对,因为你喔──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这样……」点点tou,蔚星虹想到一件事,「吶,为什么爸爸要分出两个shen份?」

        她一直想不透这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呵呵,这只有你父亲能回答喔──」耸肩,北gong煌宥故zuo无知的说dao,「其实我觉得,现在你的封印解开了,他也该把shen份揭lou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为什么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他是很有名的人物喔──在这边的世界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朔眼在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寡妇门前(糙汉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