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幻影之夜 > 番外 与以往不同的新年(十二)

番外 与以往不同的新年(十二)

晨星?

        蔚星虹记得那个别名指的恶魔好像是那位最有名的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路西法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宾果──答对了!」北gong煌宥作势的鼓掌三秒鐘,完全不guan当事者已经黑掉的脸色继续说下去:「这位间间没事到这里来观光的恶魔就是『晨星』路西法,那位大名鼎鼎的魔王喔──」

        前面那段「间间没事到这里来观光的恶魔」可以不要加註吗?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我不能来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没有说祢不能来啊?」北gong煌宥一脸无辜的说dao,「只是祢一来就爆出了好多消息,果然这年tou魔王已经间到嗑八卦为生了呢──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呃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子路西法懂了,这小子这样说话是在报復。

        问题是没办法反驳,反驳一句会被吐槽十句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我可没有说谎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呵呵,我可没有说祢在说谎啊?」

        北gong煌宥承认,路西法爆出来的那一堆都是事实,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望向朔眼那边,看着他周遭那显而易见的黑气。

        「祢爆出那堆事情我是无所谓,但有人很在意喔──」

        照着北gong煌宥的眼神,蔚星虹望向了旁边,然后下意识用手捂在嘴巴前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好像很火大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蔚星虹多少是可以想得出原因,毕竟她知dao朔眼是她父亲,而且父亲又很疼爱她……结果就这样被人爆出这种事,不火大才怪。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喂,冷静点。」北gong夜宇满脸无奈,伸手拍了拍朔眼的左肩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觉得我能冷静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『朔眼』,现在的气氛不对啊……」北gong夜宇特别加重了某个字,提醒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您现在是「朔眼」不是「蔚天弘」,求求您收敛一下那种要杀魔的黑气好不好?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路西法,」朔眼的杀气收敛了点,「可以和我过来一下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……你想杀了我?」路西法一脸惊恐,完全没有那种魔王该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不要危言耸听,谁杀得了恶魔?」他是驱灵师不是牧师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这样不是叫我去当出气桶吗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间祢乱场太久了行不行?」说完,朔眼直接移动,一把抓住路西法的后领往后跩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喂──我只是爆料而已啊──说嘴这种事很多傢伙都会zuo啊──」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想制止朔眼,帮助路西法,所以他们俩就这么移动,准备离开现场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呜耶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」

        蔚星虹呆呆的说出来,对这画面觉得更加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觉得路西法好像和传说中的弱上很多,从刚才到现在只要一对上父亲的话……原来她家父亲这么厉害吗?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北gong煌宥移动到蔚星虹面前,对着把问题写在脸上的她给予解答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听说朔眼年轻时被路西法附shen过,那段时间内祂似乎在朔眼心中已经毫无形象可言了,所以现在他这样对待祂,路西法也不会……」说到这,北gong煌宥猛然转shen,一把抓住向他she1来的雨伞伞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抓的时机十分惊险,只差十几公分的距离就要she1中他的脑袋了!

        「呜耶──」蔚星虹满脸惊讶,然后下意识为这jing1彩的一幕拍手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好、好厉害……」官以禛也双掌拍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二的鼓掌声一出,许多人都汗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鼓掌的时候吗?

        「唉呀──?」北gong煌宥忽视后方的情况,望向那位she1击手,「你为什么──这么生气呢?」

        这问题问的很好,至少对于不知dao实情的人而言,这的确是个大问题,但所有人都有察觉到──北gong煌宥此刻绝对是故意的!

        这小子一定知dao朔眼气到拿唐往他脑袋she1过来的原因,而且还用那种「无知」的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 寡妇门前(糙汉H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