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安非他命( 1V1 黑道) > 第9章突发事件

第9章突发事件

过了三四日,程泰被枪击的消息并没有见报,即使是有目击者目睹了整个枪击过程,但整个事件莫名其妙被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进报社这么多年,时不时就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全港将近四十家报社,就算是《明报》也不例外,所谓的公开透明言论自由,有时候听起来真像个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齐诗允在提笔写稿当日,突然收到采访主任让稿件立刻作废的通知,她追问过主任程泰的近况,得到的回答却是程泰安然无恙,持枪袭击他的嫌犯也像是消失了一样,警方搜寻无果,一切都变得极为神秘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指不停在键盘上愤怒的敲击着,齐诗允实在是无法形容这样矛盾的心情,她盼望着他早点死,可又不想让他死得痛快干脆,但他还平安无事的活着,对她而言无异于是一种折磨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新闻bu接到消息,凌晨在元朗某间夜总会里,一个少女啪wan后出现中毒症状,在送到屯门医院抢救的途中shen亡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事的夜总会属于洪兴社旗下,正好是由屯门揸Fit人候选之一的大天二负责看场,而他的竞争对手生番的弟弟生嘢,也在少女中毒后立刻出现在夜总会里并报了警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种无形的巧合像是被打乱的拼图一样,让人理不清tou绪,却又有些细碎的、可以抓在手里的端倪。

        迅速前往屯门结束采访后的两人返回报社,在下午截稿之前,齐诗允洋洋洒洒的完成了第二天需要刊登的内容,言辞还是一贯的犀利,痛斥毒品对社会的严重危害,抨击地下帮派的行事作风更是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翌日清晨,guan家忠叔照常将每日送来的几份报纸整齐放置在雷耀扬书房的书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起床之后,认真翻看着关于他策划这起事件的报dao,与其他几家报社不同,《明报》所写的文章内容里,字里行间无不显lou出笔者的愤怒,一gu恨不得将黑社会挫骨扬灰的犀利,看得雷耀扬嘴角勾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也在阅读完整篇报dao后,特别留意了这位记者的名字:齐诗允。

        雷耀扬打开桌上的台式电脑,登陆了《明报》今年刚成立的新闻网站,将她所写的十多篇文章尽数浏览,又在站内搜索到了她的相关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香港中文大学传媒系毕业,今年二十八岁,一九九一年毕业后进入报社,现隶属于新闻bu高级记者。

        证件照片里那双微挑的桃花眼他绝不会认错,星眸清澈,坚毅如炬,右眼尾一颗泪痣平添几分柔媚,中和了她的倔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起来了,是方记大排档老板娘的女儿,是那个雨夜…在隧dao入口chu1因为车子熄火不知所措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齐-诗-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耀扬嘴chun轻启,一字一字复述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傍晚时分,雷耀扬驱车去到九龙塘车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栋独立式豪宅市值四千多万,雷耀扬买下这里后将一bu分改建成了车行,楼上则作为他的私人住所。车行表面上是为附近的富商明星及政要服务,实则是为自己的非法经营制造一个完美gen据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走进车库,坏脑和Power带着四五个ma仔也跟在他shen后进入车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佬,交易顺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加仔恭敬走上前迎接,开口问雷耀扬近况。

        细长More雪茄在指尖弥漫尼古丁味dao,男人西装骨骨却尽显阴狠毒辣风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年初我过到泰国同奇夫将军谈妥,已经把钱汇过去了,后来在缅甸龙潭镇拿货,经云南再运到广州,最后放在我们在深圳的货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又找了个白手中港司机偷运到香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说着,一辆大货车驶入车库,三四个车房仔忙忙碌碌,拿起工ju准备拆卸货车车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!你们小心点拆那个货车门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dai着金丝眼镜的光tou坏脑一声呼喝,Power紧随其后急急走上前去。

【1】【2】【3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寡妇门前(糙汉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