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安非他命( 1V1 黑道) > 第29章坠入深渊

第29章坠入深渊

也随即离开,往中环方向行驶。

        半个钟后,雷耀扬来到东英社总,骆驼一早就等在办公室内,洛文的突然失踪不是小事,加上观塘近日事件频发,他想要知奔雷虎的计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扬仔,洛文是怎么回事?昨晚O记那班人又上门来问,我都莫名其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骆驼抿了一口茶,看向一脸吃瘪臭脸的雷耀扬,也不知是谁让他有这样的表情,转而心中暗笑,想起乌鸦昨晚跟他说的一则八卦见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理干净了,他事太癫,没用的人留着也是浪费我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龙,不会有问题,观塘我一定拿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嘴角一笑,脸上自信满满又抽起烟来,O记的人又找到骆驼,一定是郭城在背后了什么,听说回港后他就一直在各路周旋,甚至动用了洪兴一分势力继续帮他寻找证据。

        骆驼还是有些诧异雷耀扬直接掉了洛文,完全改变了原有的计划,他一向是不会在关键时刻乱了阵脚的人,但是这一步实在走得过于冒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事有分寸我知,听说大宇的案子过两天又要开庭,不要再出什么差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苏铁坚收了我的钱,他儿子又是这场案子的主控官,加上现在所有证据都被销毁,已经足够整死大宇让他永远坐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交谈间,已经过了一个多钟,雷耀扬临行前,骆驼朝他出一个神秘又八卦的笑容,看得他一脸不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昨天听雄仔说,你带了个好靓的妹妹仔下游艇,出海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雄仔说那个靓妹看起来好像不大钟意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,他又知了?叫他好他自己,别老给我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耀扬莫名其妙,不知这死乌鸦又躲在哪看戏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晚两人下了游艇,去开车的路上一直互相摆臭脸,怎么就被陈天雄那衰仔看出来是她不钟意他?

        今早两人在报社楼下再次不欢而散,面对齐诗允的种种质问,雷耀扬也意识到自己不能和她如实相告的事还有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否认,现在她确实是自己手中的棋子,可他忍耐了许久才对她下狠手,她居然认为自己是他贪一时新鲜的?她怎么不说她自己床上床下完全两幅面孔?简直是个嘴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不知为什么,雷耀扬每次面对她,的血里就会动着没来由的某种情愫和悸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是强力磁场一般的引,那夜在隧口替她修车时,与她对视的那一刻,便产生这种奇妙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事重重地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下班后回到基隆街,齐诗允略显憔悴的面容让方佩兰担忧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几天没见到女儿,却明显感觉她人瘦了一大圈,也不知是不是和郭城发生了什么事,但齐诗允只勉强笑着说太累,在大排档随意吃了点晚餐就回到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心疲累的感觉在每一个角落无孔不入,齐诗允跪在父亲灵位前痛哭了很久,她不断忏悔不断自责,还是不能接受自己和一个无恶不作的黑社会纠缠在一起的可怕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日似乎了太多眼泪,双眼都哭到发痛,泪痕斑斑留于面颊,灵魂似乎也变得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    基隆街的夜色在喧闹中愈发重,昏黄街灯投进室内,挂钟上的指针转了无数圈,但齐诗允的视线一直定格在灵位上那尊黑白遗像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面如冠玉,郎艳独绝,拥有世无其二的英俊容貌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他为躲避内战来到香港,是一个家族没落的皇室后裔,一个靠着才华和脑立足在这座城市的富商,一个惨遭黑社会残忍杀害的良善之人。

【1】【2】【3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 寡妇门前(糙汉H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