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安非他命( 1V1 黑道) > 第43章曲终人散

第43章曲终人散

本埠深水湾富人区,一派南法别致风情,海景辽阔,宁静安逸,洋房豪宅林立,众多豪绅政要商界大佬聚居于此,私隐度极高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嘉诚着名「风水屋」坐落在深水湾dao七十九号,而坐北朝南面香岛dao,几幢欧式洋楼向海赫然伫立,建筑占地千尺禁卫森严,犹如屋主一家跋扈嚣张。

        清晨七点,洋楼黑色铁艺大门敞开,一辆红魔法拉利缓缓开进车库,从驾驶位下来个瘦骨仙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额前发丝叁叁两两随海风坠dang,shen上Versace西装穿得油腻腻,他鼻梁上贴着药水胶布,狭长细眼眼睑下,遍布睡眠不足的乌青,人不人鬼不鬼,亲妈看了都要惊到爆cu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在pu京连赌好几日,程啸坤输得口袋二面光才肯罢手,周shen烟草脂粉气,昨日又通宵到天亮,现下shenti颤颤巍巍脚步虚浮,穿过一行走廊就准备上楼睡个昏天暗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少爷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室内香火缭绕,tou发花白微胖男人正对着神龛内黑靴绿袍关圣帝进香,听闻佣人来报讨债鬼烂赌几周终于返屋企,火气瞬间从五脏六腑内gun过一遍,抄起不远chu1一副高尔夫球杆,就往叁楼卧室暴冲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啸坤正呲牙咧嘴在浴室对镜揭开鼻梁胶布,突然房门被人大力一脚踹开,只见自己老豆高高举起球杆,电光火石间就要砸上自己后脑勺。

        躲避程泰暴力殴打已经在ti内形成肌肉记忆,程啸坤此时就如一只无tou曱甴,脑子还没反应过来,shenti却已经开始自顾自的在房间内四chu1逃窜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内陈设被高尔夫球杆打砸得满地狼藉,但一下也没打在程啸坤shen上,倒是弄得年过半百的程泰气chuan吁吁,站在原地指着衰仔骂骂咧咧:

        “仆街仔!你还有脸回家!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叫你成日赌!是不是要赌到倾家dang产你才好过?!看我今天不收你pi!!!”

        正说着,程泰不服老,又要开始新一轮追逐战。

        还穿着丝绸睡袍ding一tou时髦卷发的瘦小女人闻声急忙跑来卧房,口中一边咒骂程啸坤死蠢衰仔,手上却去阻拦「湾仔皇帝」的强烈攻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坤仔!还不赶快跟你爹地dao歉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美莲尖尖声音几乎要喊破hou咙,用力一把拉过程泰手上的球杆往门外扔出好远,她也是气得细眉紧皱,一对丹凤眼像是要pen出火,此时对着这败家独生仔,一张尖酸刻薄chun里也说不出什么好言好语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程啸坤连连认错,程泰好容易暂且缓口气坐到床上,李美莲抬眼才看到宝贝儿子鼻梁上几dao针feng痕迹,貌似被打的很严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吖?!谁打你打成这样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欠了赌场钱?!啊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告诉妈咪是谁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瘦小女人上前捧着他脸关切,刚才那副装腔作势的凶恶嘴脸早被她抛到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    程泰这时也才转过tou注意到程啸坤鼻子上的伤疤,虽然这小子确实欠教训,但他名声在外响当当,怎么会有人目不识丁打了和合图太子爷?

        “是雷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耀扬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干瘦男人说得战战兢兢,那日被痛揍的经过好像还历历在目,雷耀扬的万钧怒火烧到他想起就后怕,而且从那晚开始,他辗转澳门好几家赌场,愣是一把没赢过,简直衰到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扬仔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?他怎么会打你?还下手这么重?!”

        程泰觉得莫名其妙,站起shen来仔细查看,程啸坤继续抱怨,张嘴诉苦自己还被他打落了一颗牙,此时他在外横行的嚣张模样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地,我不过就是碰了他ma子几下,而且是那死姣婆先勾引我,他不guan不问上来就揍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我这颗牙,前几天刚补的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疯了?为一个女人打你?最多就是个不入liu的小明星小Model,碰一下怎么了?这也值得动手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公啊…你一定要找他要个说法,把我们坤仔打成这样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美莲同自己的心肝宝贝一唱一和,拉着他左看右看心疼得抓肝挠肺,一旁的程泰气得默不作声,脑jin胀得突突tiao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起之前约雷耀扬见面,那天问起东英踩入铜锣湾的行动到底意yu何为,只因他和洪兴蒋天生早有约定,两个社团盘gen错节利益相交,铜锣湾不能落入东英手中,这层关系他当然并未告知雷耀扬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日谈话两人表面上和和气气,实则底下暗chao汹涌。

        屯门和观塘相继被东英收入nang中,虽然他也得些好chu1,但程泰知晓雷耀扬野心不止于此,他虽是说ruan话,可态度比起往日强ying许多。而对方tou脑过人自然也察觉到异样,最终两叔侄各怀心思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雷耀扬除了九年前死了未婚妻血洗深水埗,几时又为了女人动过手?想来这次借故打了自己儿子也是为了出口气,老tou子心中愤慨却又恨铁不成钢,指着几步外那扶不上墙的烂泥破口大骂:

【1】【2】【3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 寡妇门前(糙汉H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