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安非他命( 1V1 黑道) > 第45章饮食男女

第45章饮食男女

深水埗医局街一八十二号,百年天后庙饱经风霜,依旧香火繁盛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殿中央,供奉法相端庄妈祖林默娘,亚妈面容温和慈悲,低眉垂目,俯视众生往来祈福祝祷。

        左侧偏殿内,女人将一张张冥纸放入化宝炉内烧rong,虔诚跪拜后又点燃叁zhu清香,她抬手扇灭明火插入灵位前香炉,青烟绕梁,魂萦漫游,盘旋在shen前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    齐诗允每周不定期会来父亲灵位前祭拜敬香,祈求计划一切顺利,告wei父亲在天之灵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澳门赌场那日,雷耀扬虽然替她解围,但过后他却从未再提过这件事,齐诗允不想贸然惹他怀疑,只是一直「乖乖」待在他shen边静待时机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东英社不知dao在忙什么,两人已经将近一周多未见,报章上鲜有社团间的冲突,雷耀扬来电次数不像之前那样频繁,每次只是略略问及她是否按时吃叁餐工作如何,就好像例行公事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几日的肉麻深情不复存在,齐诗允莫名变得有些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她又高估了自己在雷耀扬心中的位置,虽然这段时间「相chu1」下来他对自己算是无微不至,但却并不是自己心中所求,她心中笃定,即使是他说钟意自己,明日或许后日,他又会对着其他女人换另一套说辞。

        齐诗允走出天后庙,抬tou望了望院门口被青翠松枝遮蔽住的太阳,心中不禁微微叹气,男人的话听听就好,千万不能当真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过几日香港赛ma会和利氏信托基金联合举办慈善酒会,遍邀全港ma报媒ti参加,《明报》ma经受邀的是周刊主任几个同事,还有时不时就找茬给她泼脏水的梁嘉怡。

        齐诗允也名列其中,当时借口想要推脱,却被主任以「这是工作」为由严肃驳回,而她深知叫上她和梁嘉怡无非也是利用她们色相,为周刊今后发展「略尽绵力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梁小姐千金之躯,又是赛ma会高层掌上明珠,怎么肯放低shen段zuo这种事?最后还不是要落到她tou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狠踹了一脚路边空易拉罐xie愤,谁叫万恶金钱最能给她安全感,纵使千般不愿,还是要ying着toupi去参加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基隆街已经到了饭点,食客排起长龙,方记开始忙碌。

        阿Ben被食客缠着点单要茶水,都听不见厨房内方佩兰在叫他出餐,齐诗允急匆匆走进店内,放下背包开始帮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怎么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吔!鬼才知dao!我的腰都快断了!快把这个端出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妈,煎酿茄子是哪一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问问阿Ben,我现在没空看喇!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佩兰一边颠锅一边抱怨,油烟气味绕一shen,炉灶火焰明晃晃映照在她日渐衰老面庞,即使不远chu1排风扇转不停歇,汗珠依旧顺着她鬓边往下liu。

        齐诗允心疼母亲,一直想给她买个按摩椅缓解疲劳,但方佩兰总是以家里地方太小gen本无chu1可放为由强烈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色渐晚,叁个人在小店里忙前忙后,齐诗允包里手机响了好几遍都腾不出手去接,食客依旧络绎不绝,像是直接无视隔bi几家大排档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姐姐,你家招牌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朋友说他们家风沙鸡不错欸,你要不要尝尝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唷~人家吃鸡肉会过min了啦…你怎么忘啦?讨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歹势歹势…我们再换一个吼,这个吧…还有这个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咦…我不喜欢吃猪脚啦,油腻腻好恶心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齐诗允站在折台边上,耐着xing子等这对腻腻歪歪宝岛情侣点单,只觉得手里的原子笔都快被她nie断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一辆林宝坚尼缓缓停靠在街边,但她完全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哇!先生你好久都没来了,今天照旧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Ben刚放下两盘菜,见来人是雷耀扬,立刻热情似火前去迎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忙的话我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礼貌一笑,拿过一张折凳

【1】【2】【3】【4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 寡妇门前(糙汉H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