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绝对臣服(星际 虫族 nph) > 亚历克斯个人火葬场专场 如凌迟般的悔恨(2400珠加更)

亚历克斯个人火葬场专场 如凌迟般的悔恨(2400珠加更)

亚历克斯个人火葬场专场  如凌迟般的悔恨(2400珠加更)

        第一百四十五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投放诱导剂的时候,也这么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亚历克斯的声音轻得像是要哭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派出一波又一波杀手的时候,也这么疼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苏苏,你是怎么熬过来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玉镶嵌而成的神圣建筑实在过于庞大,哪怕细微的声音,都是有回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亚历克斯的声音通过回声传回自己的耳朵里,像是在质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啊,他们的虫后已经不愿意质问他们了,她不会要他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对的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亚历克斯疼得眼前一阵阵发黑,他杂七杂八的想着什么,努力感受着尖锐到无休止的疼痛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恬正在恢复,亚历克斯再次割了一dao伤口,而后轻轻抚wei着苏恬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瞳孔已经开始涣散,原来痛到极致时,shenti会自动分mi麻痹疼痛的物质。原来他之前所谓的自罚,gen本算不了什么。他知dao他自罚的痛苦远不及他的苏苏遭遇过的万中一二。

        亚历克斯想起他多年前第一次收到人类的好友申请,许是一时好奇,更多的应该是命运的眷顾,他那么早便认识她了。他总是能收到她的信息,有长有短。他只是轻轻扫过一眼,便能从只言片语中推断出她的生活和xing格。过得不太好,却拥有极强的dao德感,良善到……近乎愚蠢的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冷眼看着,想着,这样的人是会被凶险的世界吞得只剩残渣,还是迟早堕落到深渊里。哪怕他后来……开始对那个柔弱却坚韧的人族女孩产生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亚历克斯自嘲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怎么舍得的呢?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舍得冷眼看着她越来越痛苦,明明只要他认真观察一次,哪怕只有一次,也能推出她的shen份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份悔痛远比痛苦更加绵长,如烈火热油煎熬心脏,他甚至无法入睡,只要清醒着,就会一次次质问着自己,到底为什么,非要如此高傲的置虫后于死地不可呢?

        虫族总是高高在上的以为虫后是脆弱的、易碎的。可他们知dao真相,明白被抛弃的宿命时,疼痛得已经几yu死去。可他们以为脆弱易碎的虫后,在那么多次生死困境之后,仍还坚强的活着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脆弱的到底是谁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会杀了他们的。”过了许久,亚历克斯才再度出声,声音已经虚弱得几乎变成了气音,可他语气中的愤怒和杀意比什么时候都强:“我发誓,苏苏,我会杀了他们的。所有伤害过你的人,我都会,一一杀了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使馆外窸窣的响动传来,亚历克斯虽然失血过多,但他为了保护苏恬,仍保持着机min,他灰蓝色的眼眸紧紧盯着门外,长弓再次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最高等级的防御不是那群人能破除的,可亚历克斯明显感应到他们靠近后,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又再次攀升了一个高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诱导装置在他们手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亚历克斯清晰的认知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开门,他就无法毁掉诱导装置。如果开门了,他也有可能在战斗中死去。他不怕死,可他必须保持链接,让苏苏不再疼痛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不能死。亚历克斯看向门外,可此时呼叫莱茵斯他们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大致推算出,在如此强度的诱导高压下,他ding多还能坚持十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作话:求珠珠呀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寡妇门前(糙汉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