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奇物柜(H短篇合集) > 初拥5(H)

初拥5(H)

初拥5(H)

        亲王在五点钟准时敲响房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路易莎穿着一件丝绸长睡袍,坐在梳妆台前,将半干的tou发拢到shen后。门开后,几名帮助路易莎洗澡换衣的侍女退出去,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仅仅是站在她面前,她就仿佛要tan倒在他怀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亲王将这羔羊、ru鸽似的新娘揽进怀里,理所当然的剥去她的睡袍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shenti洁白柔ruan,肩背上还存留有昨晚的痕迹,仅仅是被他chu2碰,就轻轻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床幔降下来,墨绿色的帐幔像四面压下来的幽梦。亲王脱掉自己的衬衣和maku,很快就将她按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新娘是很美丽的,微微张着嘴,浅金色的tou发散在shen后,有几绺hua在shen前,垂落在脖颈和xiong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俯下shen,tian舐路易莎的脖颈,从她颈侧到颈前反复的yun着,xi出一个个深红的吻痕,尖利的犬齿狩猎一般划过她血guantiao动的温热颈肉,徘徊向下。经受到这样的刺激,她蜷起shenti,伸出手臂攀揽他的背,好像攀揽一座冰冷的山峰。

        亲王去yun她ru房ding端的蓓lei,she2尖吞吐。淡粉色的ru尖遭到玩弄,很快红zhong得和小拇指指尖一样大。他压住她,来回仔细的tian舐这两颗不堪亵玩的rutou,把它们tian得亮晶晶的,几乎破pi渗出血丝,路易莎的呻yin随他动作的轻重而高低起伏,逐渐变作急促而甜腻的chuan息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俯shen向下,tian过她圆run的肚脐眼,转而低touyun弄她大tui内侧的tui肉。

        年轻女xing的pi肤洁白huanen、富有弹xing,在隐秘的情yu气味之外蒸腾着淡淡的豆蔻、佛手柑和玫瑰的香气,几乎陷进他的犬齿里,而她本人也确实像一朵玫瑰花。

        亲王念了一遍她的名字:“……路易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chuan了一声,像一只濒死猎物似的,深深吐息说:“……殿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亲王感到她因为他的动作而变得呼xi急促,pi下鲜血liu动的速度也变快了,似有若无的散发出馨甜的香气。这新娘在他的shen下轻微的扭动和低chuan着,仿佛想要哭泣,就像前一晚那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弱小。pi肤下liu淌着血ye。柔ruan地弯折在他shen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阿贝斯亲王一方面为自己沉溺于情yu而感到不耻,一方面又理所当然的想,这是婚姻规定的义务和权利,也的确使双方都得到满足,那么,他的行为难dao有什么不合理吗?

        路易莎感到tuigen升腾起一阵阵羞耻的yang意,她下意识想要夹紧双tui,可是亲王却分开她的两条tui,shirun冰凉的she2tou从她的tui内侧慢慢tian到tui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庆幸他没有真的chu2碰她双tui间的小di和阴dao入口,然而哪怕是他偶尔的冰冷吐息扫过,也已经足够使她难耐地低泣。路易莎颤抖着低声说:“殿下,请您……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亲王听从了她呻yin得不成调子的请求,转而重新向上,yun弄她的ru房和肩颈。

        路易莎伸手在亲王的腹下kua间摸索,听到他微微chuan息起来,握住他的阴jing2,缓慢地收紧手指lu动起来。那gen阴jing2像他其他pi肤一样冰冷,却在她指间胀出奇怪的质感,她手指磨碾搓rou,难以想象这qi官在昨晚是怎样进入她shenti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感到一丝冷,并拢双tui,听到阿贝斯亲王的闷哼,感到他的犬齿在她chunban和下巴之间摩挲,仿佛这异种的傲慢贵族也被情yu浸泡,在yu望之海里tou昏脑涨、目眩神摇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亲王释放之前,她先松开了那阴jing2,闭眼chuan息着,张开双tui请他进入她,如同让一柄刀插进丰run的果实,又如同让神取出的肋骨重回归shenti。

        亲王伏在她shen上,阴jing2在她shenti里抽动抽搐,把她撑得那么紧,shi淋淋严丝合feng。路易莎绷住呼xi,向后仰,再向后,感到两tui间chao热的阴dao好像刻意又好像无意识地在xi在哆嗦。她tui发颤,分明仰在床上,仰在几只羽绒枕tou之间,有一瞬间却几乎感到自己连shenti都没有了,在持续下坠下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只蛇死死咬住她,树梢上叶子在落,石tou砸进水里。她在迷乱之间看到光,看到nen芽破土,看到纷纷的雨,想到婚礼的誓言:……更迭信仰,断交于太阳,效忠暗之神明……永恒的生命,血脉的rong合……荣誉……胜利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路易莎泪眼朦胧地抖了一会儿,慢慢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垫在她shen下的床单shi了一小块,是jing1ye和淫水的混合物。亲王用细棉布巾ca了她tui心liu出来的yeti,也ca了ca自己。两人赤shenluoti并肩躺着,她几乎被他扣进怀里,两人关系显得比昨天亲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转过tou,脸贴在亲王肩膀上,仔细打量亲王的面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苍白的脸有一种青年人似的轮廓,眼睛血红,嘴chun单薄。

        亲王迎向路易莎的目光,也带着一点回味的倦懒的余韵一般,捉住她一缕金发握在手里。他问:“你要睡一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路易莎原来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,但既然亲王先说话,她就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牵过被子,zuo出依偎的姿势,侧shen贴住他肩膀慢慢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半醒半梦间感到他的手掠过她的脸,她的脖颈,然后是她的肩膀,她的腰腹,她的大tui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寡妇门前(糙汉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