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奇物柜(H短篇合集) > 初拥6

初拥6

初拥6

        血族并不像矮人和半兽人那样以锻造业出名,也不像路易莎的国家那样依靠海上贸易和矿产为生。由于他们的生命漫长,有充裕的时间消磨在各类需要细致和耐心的行业上,所以早在数千年前,这个活在黑夜里的种族就已经发展出一套完善的制造业,上到有价无市的珍品,下到jing1工细作的机械零件,无一不涉足。

        亲王所在的血族家族与路易莎的家族一样,拥有一个liu传已久、不堕声望的古老姓氏。他在血族中地位崇高,尽guan本人对制造行业没有太大的兴趣,他辖下的成员则在科学领域和制造业方面都拥有杰出的造诣。

        路易莎的婚姻除了联系两族、传承后代的重任外,还肩负有另一项任务,那就是敲定亲王辖下的一类新船只的贸易权,并且凭借姻亲关系尽可能将它的独家海上贸易权拿到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摸不准该怎样向亲王提出这件事。床榻上的暧昧氛围不适合谈及此事,而餐桌前、花园里同样是闲适的场景,贸然提出俨然别有用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天后的一个雨夜,两人在一间小书房内共chu1。路易莎喝茶,阿贝斯亲王在她shen侧看书,她犹豫片刻后问:“殿下,封地有许多水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本来想说“您的封地”,在开口之前意识到自己也算是它名义上的主人,心理上却不认同,所以采用这一han糊不清的说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亲王站起shen,从临近的书架上抽出一本大开本的褐色羊pi册,把这册地图摊开展示在路易莎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份大陆地图,在亲王的封地范围内绘制得尤为详细,除森林、水域和主要城市的位置以外,甚至连市镇、村落、dao路以及堡垒都一一标明,比她在母国藏书室见到的那份本国地图还要jing1准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亲王将手指点在封地的西面:“这里有湖泊,”他的手指向西南方向移动:“从这里liu向海洋,和柯瑞特家接壤的地方是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路易莎带着一丝艳羡说:“真广阔呀。”她立即问dao:“那么,您一定经历过海上的旅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贝斯亲王平静地说:“血族不航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路易莎脱口而出dao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亲王扫视她一眼,面色沉着地回答她的问题:“因为那是无遮无蔽的所在。一旦乘ju遭到破坏,坠入水中或长期暴lou在日光中,对接近永生的血族来说,可以称得上灭ding之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留意到路易莎的表情,问她:“你对海洋感兴趣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……”路易莎轻轻的说,“我没有见过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明明属于凭海上贸易而变得富裕的国家,却连一丝一毫的海浪腥味都从来没有闻到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既没有出游,也没有自由,有的只是义务。她的命运就是出生,受到教育和训练,然后为家族、为国家,有朝一日成为某一个高贵者的妻子和庄园里的装饰品,打理庶务,养育子女。

        书房里的亲王沉yin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对路易莎说:“只有一次,在一线灼痛的曙光降临之前,我靠近了波光粼粼的海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两只海鸥匆匆飞过,shirun的海风chui得苇丛轻轻颤动。广阔的色彩斑驳的水面一直延伸到天际,呈现浅蓝、深蓝和翠绿杂糅的颜色,折she1出跃动的光芒,连车驾的深色帷幕都被染得明亮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血族难得一见的美丽。

        某种意义上……他的妻子也是如此。亲王得出这个结论,并且很平静地讲出了他的观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路易莎低下tou。她沉默了一会儿,随即说:“我的国家对弗里吉亚新研发的改良三桅帆船很感兴趣,殿下,请问您允许人类得到它的贸易权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亲王以一种不值一提的口吻安排这件事情:“交给埃弗里子爵办吧,我会叮嘱他chu1理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谢谢您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月亮已经从天空最高chu1移到了天边。

        路易莎伸手握住茶壶,倒出一杯温热的水果红茶。柠檬的酸味和莓果的甜腻混在一起,她托起茶杯一口饮尽,轻柔地说:“殿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间小书房里有一条很舒适的长椅。

        亲王按住路易莎的肩膀让她在长椅上坐好。几秒之后他环住她后背,冰冷的嘴chun落到她脖颈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仆从们依次鞠躬,见到一贯傲慢的亲王挽住他新娘的臂弯走进餐厅。

        瓷筒中的苍兰与茉莉花弥漫芳香,天花板垂落无数银色缎带。餐桌上琳琅满目的摆放着食物:火鸡被开膛破肚,sai满巴旦木碎和樱桃肉馅的混合物,蓟菜烩牛肉和布丁临近,而最中央的十几个金酒杯盛满鲜红的血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类美人略微抬起tou,han笑对阿贝斯亲王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亲王面色苍白,脸上仍是一贯的冷漠表情,松开让她自由行动。她在长桌边弯腰取putao酒,端酒杯的手稳定,天鹅绒礼服的ying纱拉夫领遮住了修长脖颈,不知dao上面所存的是啮咬还是亲吻的痕迹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寡妇门前(糙汉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