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奇物柜(H短篇合集) > 怨侣1:报复(H)

怨侣1:报复(H)

怨侣1:报复(H)

        起先只是一种夏日寻常的燥热感,随后是若有若无的麻yang。升腾的yang意和热意从内脏密密麻麻向外扩散,像觅食的白蚁一样从pi肤上爬过,变成一阵细微的感觉消失在指间。很快变得强烈,几乎将他整个人变成一团炭火燃烧殆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记忆还停留数小时之前,脑海里的画面从幽深的蛛巢、嘶吼的半兽人、生锈的陷阱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迄今为止的生命里,遭遇到这样的挫败,还是tou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卢里安眨了眨眼,一只手撑住地板,直到滴进眼睛的汗水顺着睫maogun下去,嗡嗡作响的耳朵也重新恢复听力,他才看清楚房间内的几dao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唯一的椅子上正坐着一个女人,帽眼里插着一朵紫罗兰。从重重叠叠、putao紫色的提花裙摆下边,可以窥见舞鞋那缎面鞋尖一闪而过的宝光。看得仔细了,才能发现主人把鞋穿得并不端正,而是轻佻的勾挂在脚上,像随时要掉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把手套慢条斯理摘下来丢进侍从端着的托盘里,lou出一个冰冷又暧昧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久不见啊,初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卢里安不知dao应当吃惊还是出神,只深深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心里,这个女人的形象还从来没有发生过变化,始终是那个shen穿银色长裙站立在花园里、姿态恬静的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灯芯草和小茉莉的馥郁香气通过嗅觉在记忆gong殿里占据一角。彼此最年轻的午夜,她曾眼han泪水,隔着阳台栏杆急切的握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淡淡的吐息几乎chui拂到卢里安的鼻尖,hua腻的手掌使他hou咙发紧。他注视着她的面孔,听见她的声音,柔和,焦急:“带我走,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位jing1灵箭手还是沉默了,以此来表达他拒绝的态度。于是她脸上展lou出一个心碎的笑容,泪水从眼角hua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她以这种高高在上的面貌出现,成为某种突兀转折的预兆。这比卢里安本人的境遇还要让他感到愕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低低地chuan息着,看到又有几滴汗水滴到地板上。卢里安手肘撑地,试图站起来:“是你?sai西莉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没等到卢里安完全起shen,随一dao清晰响亮的破空声,他又栽倒在地,砰一声,造成沉闷令人牙酸的重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发出这dao咒语的主人没有太强的攻击意愿,所以释放的魔力微弱。他并没有受伤,只是伴随那仿佛无穷无尽的yang意和热度,痛苦弓起了劲瘦的shen躯。

        sai西莉亚・德・冯贝托――卡洛瓦这座罪恶之城唯一的主人,远征者艾德卡弥得的后裔,也是三段不幸婚姻的受害者和庞大财富的继承人――她踢掉舞鞋从高耸的台阶上走下来,在离他几步远的位置站定,心满意足地欣赏着他的窘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城主抬起脚,赤luo微凉的足尖抵住卢里安的下颚,缓慢摩挲着。她的声音被酒jing1熏过,漂浮着薄而淡的媚气:“我们尊贵的、灵巧的箭手阁下,您啊,连避开这咒语都zuo不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卢里安咬牙抵御着ti内那gu侵袭理智的热chao,没回答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对,哪里不对……是半兽人涂抹污垢的弩箭?是蜘蛛的毒ye?是路边那liu浪儿递给他的果子?……是他从溪边打来的水?还是更早些时候酒馆里的饮食?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在分别的几十余年之后――在他拒绝她私奔的提议,不告而别地奔赴战场,等同于是抛弃了她之后――他们终于再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他成为她阶下囚的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此刻,卢里安的思绪尚未完整到这个程度。过往的片段只在他脑海里杂乱地闪回。他勉强微笑着,几乎呢喃地对她挤出一句问候:“……好久不见,sai西莉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女人端着一副冷冰冰的笑容。听到他的话,她却暴怒了,一脚踹在他肩膀上,低tou审视他,脸庞泛起怒意的红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允许你说话吗?――在卡洛瓦城,没得到我的许可,谁都不能先开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卢里安低chuan了几声,手从腰bu向下,没摸到小tui绑带的匕首。面对这样的形势,他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压抑一瞬,他艰难地说:“……请你允许。我想知dao,现在是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sai西莉亚没理会他,把脚踩进舞鞋,转shen登上台阶,重新懒洋洋地窝进椅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她shen后笔直站立着十多名侍从,他们都面貌柔美,且拥有一tou金色的长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情况……你ma上就会知dao了,”sai西莉亚目光在卢里安俊美的面孔上打转,顺着他腰腹lou骨的下移,随即她就不再看他,而是吩咐侍从,“把他带下去,按照我先前说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他知dao自己即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寡妇门前(糙汉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