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奇物柜(H短篇合集) > 赛博埃及1:宫廷

赛博埃及1:宫廷

赛博埃及1:gong廷

        高悬于天的神殿泛着冷峻的金属光泽,将庞大的阴影投she1在lou天祭坛上。几艘飞艇从城市低空急速掠过,惹得那些低矮建筑的居住者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阳光吻过尼罗河的时候,数千艘渔船早已经在宽阔的河面上摇动起杉木小桨,开始了一天的劳作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下埃及一座蓊蓊郁郁的宅院中,府邸主人的女儿芙亚丝,沐浴过后紧张换上了新衣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她而言,这是不寻常的一天。因为今天她就要进gong,侍奉法老尼夫里尔二世,成为他的妃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二十一岁,有乌黑的秀发和明亮的眼睛,虽迟迟未嫁,却是一位出了名的美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法老则更加年轻,才刚刚度过十五岁的生日,正是一个适于结婚的年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尼夫里尔二世的母亲,那位先法老最chong爱的大王妃在世时,芙亚丝曾经应召进入gong廷,很短暂地照料过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大贵族的女儿,芙亚丝的工作并不繁重,只是陪伴王子玩耍、并且照料他的健康。她给他ca拭shenti,为他歌唱,哄他睡觉,也观看他挥舞短剑、把莎草纸折成鳄鱼的形状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王子在地图前宣誓了他年幼的野心,拉着她的手说:“我将成为广大领土的主人!”他的指尖hua过宽广的屏幕,“你想要什么?财富,土地,珠宝?到时候,你可以把你的要求尽情提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芙亚丝微笑了,说dao:“那么,尊敬的殿下,请您好好吃今天的晚饭吧!”惹得这孩童不满地撅起嘴巴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子是聪明的,漂亮的,虽然稍有任xing,但是却依然能够轻易获得shen边每一个人的喜爱。他是这神圣国度的继承者和未来的希望,终有一天,他耀眼的光辉将照拂这国家,一如他父亲那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芙亚丝对自己的shen份感到光荣。她既是这位王子熟悉的玩伴,又是一位年长的姐姐,由于她母亲与大王妃的深厚友谊和她的出shen,这关系甚至可能会变得更亲密。

        gong殿的纱幔轻轻飘扬,在凉爽的晚风里,大王妃lou出温柔慈爱的笑容,望着他们说:“真是好呀!”王妃也曾捧着书对她说,“我想,有一天,也许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妃没有说可能会发生的是什么,但芙亚丝在心里一直明白,她也一直怀着由衷的期待与热爱,盼望那一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在大王妃许诺的那天到来之前,不治之症就已打倒了这位佳人。且那病情急速的恶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大王妃去世的时候,芙亚丝也离开了王gong。在这之后,战争、法老驾崩、王子继位等事件接踵而至,她始终没有获得靠近王子的机会。于是那座睡莲盛开的碧绿水池,一gen又一gen巍峨耸立的金zhu,以及纱幔后尽情欢笑与奔跑的王子,都成为一段可望不可即的回忆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的那些年里,在举国欢庆的典礼上,在黄金ma车驶过的车辙后,芙亚丝又成为了那些伏shen跪拜他的人的一员,亦步亦趋跟随在她父亲shen后,向这位拉神之子献上最真挚的祝福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扫过她所在的区域,年轻的尼夫里尔二世并没有多停留一秒一毫的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芙亚丝的心tou便被一gunong1厚的失望所笼罩:看来,他已经将她完全忘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父亲出于奇货可居的心态,一直没有安排芙亚丝的婚姻,但随时间的liu逝,也渐渐感到失望,开始替这年长的女儿相看起一些下层军官或是shen份尊贵的鳏夫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芙亚丝呢,她对自己的企望感到一阵羞耻和惭愧,但更多的也许是无望的绝望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棕榈树长出新叶的某一天,gong廷的使者驾临,宅院上下、乃至整个埃及,都接到了尼夫里尔二世的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芙亚丝将成为法老的第一名妃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对她的态度陡然热切起来,着人订购来许多华美衣装,用鲜花和珠宝装饰她的卧室,仿佛从始至终都相信大王妃的那个约定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宾客接踵而至,礼物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寡妇门前(糙汉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