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安非他命( 1V1 黑道) > 第5章夜归人

第5章夜归人

六月港岛,华南高空反气旋渐强,气候炎热,伴随大风大雨,实在是糟糕透ding。

        铜锣湾骆克dao一chu1Pub外,一辆绿色小巴上斜躺着一ju成年男人尸ti。整个脸被殴打得zhong胀,后脑下溢出的黑红血ye从车ding顺着车门洇洇liu落,滴滴答答染红一片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到六分钟,冲锋车到达现场,黄白警戒线隔开簇拥围观的人群,五六名阿Sir随即展开调查,几名警员站在线外维护秩序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一辆黑色万事得929停靠在围观人群不远chu1,车上匆匆下来一男一女,立刻往现场奔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Sir你好,我们是《明报》新闻记者。这是记者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靛蓝鸭she2帽掩住女人半边鹅dan脸,耳后别着利落齐颈短发,shen着简单灰T仔kupei帆布鞋,一双桃花眼水亮通透,右眼尾一粒泪痣,鼻尖下悬圆run,海鸥线jing1致完美,灵气间隐现些许倔强和坚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shen旁的男生个tou不高,一张nai油小生标准Baby    Face,白T外一件卡其色工装ma甲,肩上斜挎着大包,手执一台Nikon大F,眉宇尽显憨态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亮出工作证件以示shen份,警戒线内的警员确认过后,只让他们站在线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目前现场还在调查,禁止入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齐诗允和陈家乐对视一眼,也只能默默站在线外,静待采访时机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钟tou前,他们刚在事发现场附近结束一个采访正准备吃晚饭,突然就听到有几个消息灵通的年轻人说骆克dao有人坠楼shen亡,两人便开车迅速赶赴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没多久,又有几家报社和电视台的同行拿着长枪短炮围在四chu1,一群人大约又等了半个小时,带tou调查的中年警官才走至蜂拥而来的媒ti面前回答一些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gen据目前我们调查,死者韩某,三十岁,疑似被人暴力殴打后从六楼天台抛下,该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,详细的案情后续会向民众公布,请大家不要过于恐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警官说完后行色匆匆离开,剩下几位警员继续保护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齐诗允抬tou望了望死者从高空坠落的方向,街dao两旁热闹的霓虹灯牌映亮了半边夜空,让她顿感眩晕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一群人黑云压境般朝着案发现场走来,带tou的那人齐诗允认识,洪兴社葵青区揸Fit人——韩宾。

        浩浩dangdang的人ma聚集于此,让本来就拥堵的事发现场变得更加挤迫。

        韩宾看着不远chu1被白布覆盖着的尸ti,眉心拧在一起,额上青jin都好像涨得要爆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顾一切拉开警戒线冲进去,几个警员想要抓住他但完全于事无补,因为死者正是他的胞弟——韩琛,揸Fit屯门区,花名恐龙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记者们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可以拍到戏剧xing画面的大好时机,陈家乐也挤在人群中找到一个绝佳角度开始狂按快门,齐诗允则是捧着记事本开始逐字逐句的记录此刻场景。

        仅短短数秒钟,韩宾已经冲到尸ti面前揭开白布,相机闪光灯瞬间开始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布下的尸ti不忍直视,恐龙tou如笆斗,zhong胀的pi肤表面伤痕累累,即使是辨认了死者就是恐龙本人,韩宾还是有些难以置信,明明两人几个钟tou前才分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琛?阿琛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警员上前制止,拉扯间韩宾暴怒的将两人推搡到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Sir!我是他大佬!”

        韩宾情绪激动的挣扎解释,一时间现场内变得混乱不堪,周围刺眼的闪光灯仿佛激怒了他,忍不住的破口大骂,将怒气往媒ti记者shen上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叼你们老母!再拍全给你们砸了!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话,他带来的一帮细佬也作威作福的恐吓起来,确实有人默默把相机放下,但依旧有大胆的还在不停按下快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尸ti被抬上白车,警员也将韩宾带走协助调查,现场终于稍微回归平静,与天台相连的Pub已经被警方封锁起来无法进入,齐诗允没办法,只能采访了几个围观的市民获取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待大bu分人群和媒ti都逐渐散尽,齐诗允脑中还在细细思酌着,只是暂时还没有什么tou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学姐,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家乐找好角度拍了些照片又走到她跟前,看着她出神思考的样子忍不住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…照片拍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拍好了,走吧,我好饿,我想吃兰姨zuo的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家乐笑着收起相机,白净脸上表情纯真无邪,他的肚子早就已经开始饥chang辘辘的咕咕乱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就当是刚才没吃上晚饭补偿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齐诗允抬手rou了rou小师弟的tou发也笑起来,两人一起走到路边取车。

        黑色万事得一路往深水埗方向行驶,齐诗允一路开一路都觉得整个案件很是蹊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屯门区的揸Fit人死在骆克dao…但这里可是洪兴陈浩南的地盘,谁会这么zuo?他们自己人搞内斗?

【1】【2】【3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寡妇门前(糙汉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