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安非他命( 1V1 黑道) > 第6章风再起时

第6章风再起时

燥热午后,宝云dao两旁高大树木遮挡住不少阳光,天空盘旋着一只麻鹰,这里没有任何巴士行走,是属于豪宅区的宁静。

        雷耀扬靠在车尾chu1吞云吐雾,已经等得不耐烦。

        shen后黑色平治内,坐着洪兴社北角区揸Fit人——fei佬黎。

        偏财找上门实难抵挡,机缘巧合下,fei佬黎凭借三级杂志《青蕉周刊》赚得盆满钵满,一时间成为全港最畅销色情书刊,更与《龙虎豹》、《火麒麟》、《藏春阁》并称为港岛四大咸书。

        fei佬黎人如其名,shen材矮胖,为人cu犷豪迈,在洪兴社资历老辈分高,因为从前和同社团的堂主大佬B有过节,所以他向来都与陈浩南水火不容,且他也最看不惯这一波新提ba起来的堂主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初陈浩南还是一介打仔,他曾奉大佬B之命,不仅烧毁fei佬黎百万新书,疯狂打砸青蕉周刊出版社,还弄死他几条风水鱼…fei佬黎伺机报复,北角和铜锣湾两区人ma互相砍杀势不两立,最后引得白纸扇陈耀出面调停才勉强平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韩宾、十三妹、太子与陈浩南连成一线让大天二成功当选的话,那他fei佬黎在社团内的地位会极受影响,而这点,也正中雷耀扬下怀,故而将他拉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fei佬黎,你有没有约错时间?”

        雷耀扬走至车门前,斜睨着车内正咬着青色苹果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没有啊,这里是宝云dao不好找,生番那个王八dan又是个大老cu,我不敢约他去五星级酒店或者咖啡厅见面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呵,这么胆小?以后怎么zuo屯门话事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你们洪兴真是没人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是合作关系,但fei佬黎听这话心下有些不爽,又啃着苹果从车上走下来辩驳:

        “欸,我们洪兴人才辈出,不过拿下屯门那种地方,就要靠生番这种地tou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fei佬黎,你也知dao我最恨没脑子的人,我找你也是因为你是出版界老细有文化。”li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恐龙死了,生番虽说是他touma,但大天二想要扎职屯门,陈浩南那帮人出面拉票,照目前看来他们的胜算也不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叼,凭大天二那种仆街也想要扎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扎他老豆的输jing1guan还差不多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正说着,就看到一个寸tou中间染了一dao金mao的彪形大汉带着三个ma仔从dao路另一tou走来,他一张嘴就带着亲属称谓与二人问候:

        “黎伯!耀扬哥!我叼,这里还真他妈的难找啊!我还以为是香港公园!”

        来人正是生番,师承恐龙,拜门十年,但对于雷耀扬来说,是个极好摆布的傀儡人选。

        雷耀扬呼出一口淡蓝烟雾,雪茄香味在chun边弥漫开来,他转shen带着一群人走下路边阶梯,来到一个宽阔的观景平台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从屯门过来迷路并不稀奇,不过在人生事业上,千万不要迷失方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哗…耀扬哥说话真是好有学问!”

        生番极尽恭维,乖巧的跟在雷耀扬shen后拍ma,脸上lou出与他凶悍模样完全不符的憨态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生番,过几日你们洪兴屯门揸Fit人候选,大天二虽然有陈浩南他们保荐,但我和fei佬黎会在背后全力支持你,凭我们两个的财力加上脑力,一定能让你坐上屯门话事人位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认真点学啊生番,雷生可是江湖活字典,有他指点你,包你万事大吉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奔雷虎耀扬博学多才,在整个dao上人尽皆知,fei佬黎笑着走过来揽住生番肩tou,叮嘱得语重心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既然搭上我们的船,有权利也要尽义务,懂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雷耀扬转shen看向生番,脸上的笑容亦是一如往常的自信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懂了耀扬哥!多谢你!多谢黎伯!”

        生番点tou哈腰陪着笑脸连连称谢,雷耀扬满意的勾了勾嘴角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生番能够按照计划成功上位坐镇屯门,那洪兴至少十二分之一的地盘都会受他掌控,离剿灭洪兴社的目标就更近一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远chu1的中银大厦高耸入云冲破城市天际线,玻璃折she1出刺眼光芒,和汇丰银行明火执仗的风水大战已经过去三年,而这座岛上如蝼蚁般的稠密人群,九七回归之后又将何去何从?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仿佛有旋律在耳边飘dang,或许是贝多芬《英雄交响曲第三章》,抑或是莫扎特《安魂曲K.262》,雷耀扬晃着脑袋,思维tiao跃向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柴湾嘉业街十八

【1】【2】【3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寡妇门前(糙汉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