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安非他命( 1V1 黑道) > 第11章夜未明

第11章夜未明

冰冷的夜,残破的窗,翻涌的浪。

        本应是照亮远航归船的灯塔,却险些变成埋葬两人的坟墓。

        齐诗允紧紧抱着神智不清的陈家乐,一直试图唤醒他,叫到声音都变得沙哑。

        半个钟tou后,两人被民安队送至最近的港安医院,新闻bu的副采访主任和两个同事接到消息也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家乐全shen有多chu1骨折,被诊断有脑出血症状,目前尚在昏迷,齐诗允脸上的划伤不深,但脚底被磨破了pi又和铁锈接chu2过,需要及时注she1破伤风针,但相比之下更严重的,是她的胃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齐小姐,检查结果显示你有轻度的胃溃疡,饮食和作息不规律会加重病情,我建议你最好调养一段时间再zuo打算,这些药一定要按时按量服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齐诗允面色虚弱坐在病床上,接过医生给的药,轻声说了句谢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Yoana,你好好休息,我刚跟采访主任申请过了,先准你一周假期,这期间不会扣你薪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副采访主任语气温和的安wei她,齐诗允一直对事情经过闭口不谈,虽然她不清楚两人被送来医院之前发生什么事,但看这死里逃生的模样,肯定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你,Faye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病房走廊外一阵急促脚步声,听闻女儿入院的方佩兰也风风火火从深水埗赶来,她手里提着保温食盒,额上都是汗珠,浸shi了tou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允!阿允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妈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齐诗允见阿妈焦急万分的神情心tou涌起酸意,若是刚才她真的死在雷耀扬的枪下,那为她辛苦了半辈子的母亲要怎么活下去…?

        正想着,一直强忍的泪意不能控制的gun落,几个同事见状,也只能温柔安抚她,又和方佩兰礼貌问候了几声便离开病房,三人间的室内只剩下母女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囡囡,没事吧?痛不痛?伤到哪里了快让我看看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方佩兰小心摸着她右脸的纱布边缘,又慌忙的查看她脚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早就叫你换工作就是不听!现在伤成这样就好过啦?!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…我怎么同你爸爸交代…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边责怪着不听话的女儿,一边又想起过世多年的丈夫,方佩兰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在翻江倒海,坐在病床上抱着齐诗允哭得撕心裂肺,shen子不住的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齐诗允凝望着母亲鬓边的几缕银丝和逐渐嵌在眼角的皱纹,不免也觉得难受,十多年过去了,母亲已经不是曾经那个养尊chu1优的富太,而是一个为了她在深水埗独自打拼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乖女,你答应阿妈…换个工作好不好?或者申请调去轻松点的bu门?以前那些事情,过去了就不要再追究了…你一个女孩子,你对抗不了的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那双因为长年掌勺切菜而变得cu糙的手,温nuan的覆盖在齐诗允的手背上,方佩兰乞求般的眼神刺痛了她,心中酸楚更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是不知dao女儿一直坚持这份工作的理由,只是相比起那些过往仇恨,她更想要的是齐诗允平安无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在死亡边缘徘徊的那一刻,齐诗允才真正直面到黑社会的残暴狠戾,与她无冤无仇的雷耀扬都尚且如此,如果对方是程泰,如果对方得知她就是齐晟的女儿,恐怕她今天只会死无全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会考虑看看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齐诗允垂眸,泪滴落在两人紧握着的指间feng隙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医院休养了两天,齐诗允才随着母亲回到深水埗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周,除了在家中的大排档帮忙,她每天都要去医院看望陈家乐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共事了快三年,齐诗允一直将他视作弟弟一般对待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家乐与她不同,家境还算不错,但是父母离异后又各自组建家庭,他就变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,不过好在他没有因此自暴自弃,努力考上大学,毕业后也顺利进入报社。

        和齐诗允不太一样,对记者这份职业也有着一腔热血的陈家乐平时在报社里就讨喜多了,他长相白nen清秀谈吐风趣,是很多女同事都喜欢调戏说笑的对象,自从跟齐诗允搭档后,他才第一次认识到女人的多样xing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初齐诗允在他眼里,就是个长相靓丽却又刻薄毒she2的工作狂,但相chu1下来,陈家乐对于她的敬业态度非常认可,他心目中的记者,就应该是她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医院护工照料得还算不错,那张nai油小生的nen脸消zhong了许多,只是还没有要苏醒的迹象,自从入院后,只有他母亲来看望过几次,而且每次都是借口自己生意太忙略坐一下就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臭小子,你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齐诗允在他打着石膏的左手上轻轻碰了一下,看似玩笑,却又心疼,这小子被打得神智不清都不肯把她说出来,她又有什么理由不在

【1】【2】【3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寡妇门前(糙汉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