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安非他命( 1V1 黑道) > 第12章不知所谓

第12章不知所谓

「当天分开心里记住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一生知己不太多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说愿快些再遇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彼此再可倾诉着两心尽chu1…」

        灯影迷乱,镜面Disco球循环转动,台下寥寥几个听众,台上的女人手握麦克风轻扭腰肢,把这首忧伤曲调唱得更加惆怅。

        雷耀扬独自坐在包房沙发中央,指节夹着细长More雪茄,食指方形黑钻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档次的夜总会好像许久都没来过,音质极差的音响,尺寸不大的电视,布满污渍的墙纸,空气里隐隐透出一gu烟酒味混合着男女tiye的浑浊味dao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副苟延残chuan之相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起当年鲁笙揸Fit深水埗,虽说品味低俗,却也不至于这般颓唐,定是经营不善才会把基隆街陀地费涨得人人怨声载dao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叼你卤味喇,他妈的谁来找我?!”

        fei秋脚上趿一双人字拖,嘴里衔gen牙签从外推门踏进来,怀里揽着一位瘦小宾妹,V领翻花衬衣被那shenfei肉撑得快爆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神情相当不悦,ku子脱到一半莫名其妙被细佬Call到这里来,偏生那傻仔说半天也说不明白是谁找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门推开后,fei秋定睛一看pi沙发上那高大shen影,差点以为自己出现幻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一tou黑色斜分短发,一shen贵价笔ting西装,傲慢到目中无人的态度和威震江湖的强大气场…

        东英「奔雷虎」雷耀扬?!

        他怎么会纡尊降贵来到深水埗这间潦倒破败的夜总会?

        fei秋入和义堂时没少听过他的传奇事迹,二十五岁扎职红棍,坐拥数家高档车行,全港大小几十间娱乐场所都有他的gu份,shen价更是令人望尘莫及的天文数字,曾经是ying壳和东英都争抢着要他过档的奇人!

        fei佬立即收敛起刚才的不悦神色,也不知dao什么风把这tou猛虎chui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耀、耀扬哥…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招呼不周、实在是招呼不周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雷耀扬懒懒抬眸凝视那一脸横肉的陈秋,盯得对方额tou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    昨晚打砸方记的事情经过他已经大致了解,黑社会收陀地天经地义,仗势欺人是古惑仔必备技能,不过fei秋刚好踢到铁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方记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呼出一阵烟,雷耀扬不疾不徐的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啊那个是方记那个八婆,她不肯交陀地…耀扬哥,你看我们这个情况你也知dao…要经营这个场子好难的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觉得,多收那一千就能扭转局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…不是…那个老板娘太不识相,我才给她点…教训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和义堂现在就是你们这些垃圾当dao才会没前途,看来牛嵘那老家伙真是越来越不行了,什么臭鱼烂虾都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修长手指摁灭烟di,雷耀扬语气冷如冰窖,fei秋站在桌前大气都不敢chuan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把我宵夜的地方扫了,你说怎么办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fei秋心中一凛,顿时变得手足无措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依稀听说之前有个开豪车的男人隔三差五就来基隆街,但怎么也没想到是雷耀扬,因为他得到的消息是,雷耀扬还在大陆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耀扬哥…我…这个我真的不知dao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现在我告诉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慌乱的在那本就不大灵光的脑袋里寻找完美答案,生怕答错一个字今晚就出不了这间包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我…我明天就派人去重新装修…兰姨的医疗费我也会付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回答雷耀扬似乎不太满意,微微仰tou盯着fei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!还有…还有方记的陀地我以后也不会收了!一分都不会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耀扬哥,明、明天我会亲自上门dao歉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耀扬站起shen整理了一下西装,拍了拍脸上的和蔼笑容却充满一gu摄人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fei秋不由得倒xi口凉气,自己本就周转不灵,现在简直是风chui

【1】【2】【3】【4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寡妇门前(糙汉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