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奇物柜(H短篇合集) > 初拥2

初拥2

初拥2

        婚礼如期举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路易莎从中午就起床开始洗澡。洗完之后穿上束xiong、衬ku,接着是垫肩、高底鞋和裙撑,不仅要罩上婚服,还有各类pei件要系上或者扣上。当婚服的最后一bu分零件也固定好的时候,她觉得自己也已经被变成礼服的固定形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侍女还要继续给她绞弄发型,并给她dai上耳环、项链、戒指等pei饰。轮到xiong针,路易莎止住了她们拿那枚硕大的蓝宝石xiong针,转而挑选了一枚稍小的红宝石xiong针。它和血族的眼睛同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紧锣密鼓地装扮完毕,已经到了入夜时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宾客在黄昏时入场,现在已经到齐就位。血族侍女们紧盯着城堡内各个仪式的进程,这时就派出一人来请路易莎前往婚坛。

        婚坛被布置在城堡花园的正中,被四个花枝雕像的pen泉围绕着。成千上万朵玫瑰、茉莉和小苍兰将周围装饰得一片雪白。乐队已经准备就绪,当路易莎踏上地毯,端庄肃穆的音乐声立刻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场大约有三百名婚礼宾客。主要是血族成员,包括阿贝斯亲王的远亲和眷属,路易莎的两位姐夫和他们的亲友眷属。人类方面的客人以她送嫁的叔叔为主,另有少量的家族亲友和使臣。

        宾客按照shen份地位划分,依次坐在婚坛前,注视路易莎踏着地毯朝婚坛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路易莎已经为这一天准备了很久,甚至可以说,她的整个生命都只是为了这一刻而存在。但是她突然变得很冷静,感到自己几乎是以一种局外人的眼光评估这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向婚坛上的亲王缓步走去,踏上台阶,与他并肩站立。随后挽住他的手臂,宣誓离开故国,更迭信仰,断交于太阳,效忠丈夫所信奉的神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将相互敬重,相互爱慕,共享漫长的生命,延续家族的荣耀,直到世界尽tou。

        隔着缎子手套,路易莎min锐感觉到,在她挽他的时候,阿贝斯亲王不悦地挪动了一下手臂。但是这动作很轻微,除了新娘本人,似乎没有其他人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用余光瞥了一眼亲王的脸。他的眼睛和她的xiong针是同样的红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宾客纷纷微笑鼓掌,祝贺他们结为夫妻。作为婚礼方的主人,亲王与路易莎则请他们享用接下来的宴席。提供给人类宾客的有各类佳肴,而提供给血族宾客的当然是血。

        新婚夫妇不会参加这场宴席。等待他们的是更重要的内容,新婚夜。只有当双方履行夫妻义务之后,整场婚礼才算正式完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到来时,路易莎的衣物用品就都已经被收拾到了城堡的女主人卧室,婚前只是在宾客套房暂住。现在她返回城堡,就是直接到这间女主人卧室梳洗打扮,等待亲王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解开tou发,脱去婚服耗费了许多时间。一众女仆累得气chuan吁吁,让路易莎又洗了一遍澡,把她的tou发ca得半干,又给她换上一件细棉布睡袍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路易莎没有参与太多的准备活动,但是当她坐到床边的时候,仍然很怀疑自己是否还拥有完成仪式的ti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所幸亲王并没有立刻到来,她得以喝了半杯酒,吃了两片面包饱腹。之后就让侍女们回自己的房间休息,给她和亲王腾出空间。卧室外有监督他们完成仪式的血族。

        阿贝斯亲王推门进来,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的事情。他首先看到的是被白蜡烛照耀得无比光亮的房间,是墨绿的床幔和床幔边缘垂下的金色穗子,然后才是他的人类新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年轻的新娘坐在床边,shen形纤细,四肢好像一折就断,浅金色的长发披散在shen后,遮住细nen的脖颈。她shen穿一件纯白睡袍,略低着tou,神情温柔宁静,仿佛一只再纯洁不过的ru鸽。

        羸弱的造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心里如此蔑然的评价着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类贵族与血族统治者在他们的契约当中约定,血族可以购买人类nu隶变为血nu,把他们作为取用血ye的来源,但不可以拘捕或是伤害人类贵族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漫长的通婚历史之中,不是没有过新郎因xi食血ye而将新娘杀死的事件发生。也有新娘因反抗婚约或房事,用银qi将新郎刺伤甚至刺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为了保障双方的权益,契约后来补充规定,婚姻一方不可违背另一方的意愿作出伤害行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shenchu1在血族的堡垒,谁说了算,还不是一目了然?

        他鄙弃人类,对繁衍后代不以为然,对新娘的shenti毫无兴趣,唯一迫不及待想要品尝的,是她guntang的血。

        亲王看向新娘,她此时屈tui侧坐在床边,睡袍在小tuichu1绷紧,微微勒住柔ruan的pi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非常荣幸与您缔结婚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美丽的新娘如此说dao,她的声音和他们照面时一样jiaonen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趣的话题,乏味的开场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脸在烛光照耀下像羊脂一样凝run洁白,散发着人类chu1女的馥郁甜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我们应当将仪式完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可笑的规定。他走上前两步,极力控制着不盯住她的脖颈或者大tui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气味已经使他目眩神晕。

        路易莎从床边站到地毯上,撩起睡裙下摆,内里不着一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请您允许,殿下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寡妇门前(糙汉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