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奇物柜(H短篇合集) > 初拥3(H)

初拥3(H)

初拥3(H)

        亲王还穿着婚礼上的那shen礼服。这shen礼服也是黑色,丝绒质地的上衣金扣一直扣到下巴,连hou结都包裹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手上dai着一双白手套,听到她的话,他垂在tui边的右手手指神经质似的弹动了一下,使路易莎联想到婚礼上他挪动手臂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阿贝斯亲王大概不太喜欢她,她想。她必须尽快改善这chu1境。

        路易莎上前一步,拉近和他的距离,再次大胆地说:“请允许我为您脱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亲王没有说话,只是眼神莫名地注视她。路易莎就将这沉默当作许可,颤抖地伸出双手,开始解他的衣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pi肤毫无温度,路易莎的手指一chu2碰到他下巴,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颗金扣在颌下,玫瑰族徽的浮雕扣面凹凸不平,扣眼狭窄,她盘弄了半天才解开。第二颗金扣在hou前,路易莎解开之后,指腹正抵住他凸出的hou结。

        冰冷的,男xing血族的hou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迟疑着不知dao是不是应该完成脱衣,亲王冷漠的声音已经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继续。”亲王对她说。他摘下手套丢掉地上,伸出手臂把她抵在床zhu边,很自然地接受她的侍奉。

        路易莎深深xi了一口气,温顺地回应他:“是。”之后就把注意力放在剩余的纽扣上,努力不去考虑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颗,接着是第四颗,第五颗。她略微眩晕,chuan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明亮的烛光里,亲王忽然径直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打量着路易莎,目光从她泛红的脸庞掠过,落向她的脖颈和睡袍掩住的xiong口曲线。紧接着将她推倒在床上,轻而易举就撕开了她的睡袍,使她赤luo的shenti一览无余地暴lou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亲王钳住她的腰,把她抱到tui上,以一种使她脊骨发麻的缓慢节奏抚摸她光hua的背。那解了一半的外套金扣狎昵地压在她的ru房上,几乎要在她shen上压出扣面上的玫瑰花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注视她,这既定的伴侣,他命中注定的猎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新娘,”他的语调仍然是那么的阴冷傲慢,嘴chun却几乎要贴上她脖颈tiao动的血guan,“你希望我怎样品尝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路易莎伸出手臂半环住他的肩,感到他被细腻丝绒布料覆盖的手腕在自己背bu游走。她低声说:“您叫我路易莎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手搭在亲王的衣领,手指伸进衣领chu2碰他的后颈。这动作引得亲王不悦的蹙眉,却没有被制止。

        路易莎轻轻推开俯在她肩tou的阿贝斯亲王,转而伏到他shen前,低toutianyun他的hou结。

        赤luo的女ti像dan彩画上一捧柔ruan的云朵,紧贴住他的shenti,散发出豆蔻的香皂气味和她本shen的馨甜香气。她的she2尖chaoshi温ruan,起先只是han住了他略尖的hou结,接着则秉持着一种生涩的小心翼翼,将它反复的tian舐yunxi着。这陌生chu2感使他毫无呼xi的xiong膛骤然震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如有冒犯……”路易莎模糊的话语在亲王hou间转变为shi哒哒的yun吻,手上却持续着冒犯的行径,将他的外套和衬衣纽扣一一解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逾矩的新娘跪伏在他shen前,从他颈间hua向他腰腹,手指搭到他腰间的pi带上,hua开扣眼上的金扣,继而松脱pi带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pi带被彻底抽开,他的阴jing2很快暴lou在路易莎面前。这gen阴jing2也像他shenti的其他pi肤一样苍白,呈现出半bo起的状态,guitou圆run,可以清晰看到jing2shen上面隆起的青jin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婚前的教学里,那位孀居的家庭教师只cu略向路易莎介绍了男xing与女xing的不同生理bu位,以及顺从丈夫的规训,剩余内容则全凭路易莎的想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伸出手去轻轻chu2碰,而亲王骤然绷紧shenti,几乎在同一时间呵斥似的命令她: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路易莎不禁带着讶异问他:“您有过女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思绪被她的chu2碰打乱了,饱饮她颈血的冲动正在变化成另一种更深层次的渴望。

        亲王抿住嘴chun,他的声音里仿佛带上一丝愠怒和茫然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这话,路易莎下定决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寡妇门前(糙汉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