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响空山 > 番外1.2-齐朔的场合2

番外1.2-齐朔的场合2

齐朔第一次见柳韶声,就记住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脸上堆满了不加掩饰的敌意――表情就差明着告诉他,她看穿了他的所有伪装,笃定他装不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待人从来温和亲切,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他?难dao当真lou出了破绽,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齐朔觉察到柳韶声的窥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窥视,他并非没见过,一般也便一笑而过,不yu与人起冲突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那日瞥见她躲在花窗下,他也不知为何,鬼使神差地,亲自出来抓人现行。还非要用藏在心里的刻薄话,bi1得她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件事,只让他反思自己沉不住气,lou了ma脚。如同湖面上的涟漪,dang远了,就消散无踪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少年时期的齐朔,却未曾设想其余的可能――或许那并不是涟漪,而是一dao划在石tou上的极浅刻痕。浅归浅,但石tou再不能恢复原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柳韶声救了他,使他不得不暂与她绑在一起,石tou上的灰尘,便在一日一日的相chu1之中,渐渐被抹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刻痕又重见天日。

        柳韶声这个蠢人,明明是面zuo的xing子,却最爱装腔作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该把这些想法藏在心里。然而,不知是否与她在一起久了,也染上了不谨慎的坏习惯。他竟从最初开始,就对她丝毫不加遮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带他去送父亲最后一程――这是齐朔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使他打算对她态度好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爱算人情账,恨不得所有人都欠他。至于他欠别人的,一笔一划地在心中的账本里记好,若不想与此人牵扯,恨不得当场就还清,唯有可以利用的人,他才会将欠他们的债,长久地拖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柳韶声的恩义,他当然记得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次救命,一次送别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却没想起来要还债。

        对她态度好一点,也仅仅是装成敷衍恩客的样子。连他自己都不信,更别提柳韶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其说是对她好,不如说是故意恶心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使她被迫心虚气短地斥责出声――像是在笨拙地搭起纸zuo的老虎架子,藏在架子后的手,还会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多有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谁叫她乱发善心,zuo滥好人?

        学那东郭先生,牵了自己这tou白眼狼狼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寄人篱下的日子并不好过,虽然在柳韶声面前,不用事事算计,只用舒服地任着xing子欺负她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齐朔却不想止步于此。

        躲藏在一位未出阁姑娘的羽翼之下,可没什么志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为了走动方便,刻意结识吴移,也是不想再zuo阴沟里四chu1躲藏的老鼠。左右世dao该乱了,越浑浊的水,于他越有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zuo,他也考虑到了柳韶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已是出嫁的年纪,自己糊里糊涂,他却不愿一直让她藏着这个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嫁人前,最好还是要问心无愧――抹除他存在的所有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时,他不曾料到柳韶声会过不下去。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对邻居哥哥发情反被日【1V1 高H】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继父(高H)